客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客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式捐精遭遇误解其实精尽人亡不可能0

发布时间:2021-01-22 11:55:08 阅读: 来源:客车厂家

捐精(资料图)

当多地精子库告急的信息见于各大网站,不孕夫妻为了合适的精子排队等待几年之久的报道被人们不断提及时,人们才知道,捐精也是一项公益行为。可是,与其他公益行为不同的是,捐精的背后围绕着更多的话题。话题最为集中的,则是捐精可以带来收益。

这似乎是很多人的共识。颇受欢迎的美剧《生活大爆炸》中,两个天才加州理科生谢尔顿和雷纳德,到精子库准备捐精,为的只是改善公寓的网络带宽;在国内,甚至流传着“捐精可以挣房子首付”的段子。于是,捐精被人们简单转化为“卖”精子这一商业行为,“挣钱说”甚嚣尘上。

还有人认为捐精有损健康,他们会说,前段时间不是有媒体报道一个博士捐精猝死吗?似乎在他们看来,还是少碰为妙。

这一系列的话题,困扰着许多对捐精并不了解的人们,加上捐精这个字眼对国人来说,更是一个敏感的话题,使得人们更“羞于”对它了解。捐精,就在以讹传讹中披上了神秘的外套。

不可否认,捐精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它涉及到法律、伦理道德等方面的问题,但自从1866年建立精子库的想法被提出来后,它带给人们更多的是福音。从1954年第一个人工授精而成的婴儿出生到现在已经有100多万的试管婴儿,不能不说,它是一项伟大的发明。那么,它就有理由让我们去了解它。因为,在捐精需求大增的今天,人们更多感受到的是科技的极大进步。

如果不是站在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的候诊大厅里,你一定无法真正理解不能正常生育的人们对健康孕育下一代的焦虑与渴望。

“如果没有个大大小小的问题,谁愿意往这里跑啊?”多次来此就诊的老李,一脸倦容地说道。他正在男科候诊大厅里等待下午出诊专家上班。“医生说了,我的问题主要是精子活性少,吃上些药应该就好了”。

在试管婴儿登记处,晓蓉也在心情焦虑地等待医生的上班,他们年轻的时候不想要孩子,等想要的时候,却迟迟不见动静,于是他们从3月份就开始做各种检查,今天过来看看结果,不过她觉得正常怀孕的概率偏低,“实在不行就尝试试管婴儿”。

无法正常生育的问题,困扰着越来越多的人。幸运的是,随着医学的更加发达,出现了卵子库、精子库,这给夫妻双方带来了希望。

因此,捐精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与献血、捐献器官一样,是造福于人类的公益行动。只不过它的出现,太过特殊,它与法律、道德、伦理等观念联系太过紧密,颇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态势。很多人会有各种疑问——捐精是不是可以赚到很多钱?捐精会不会损害身体?捐精会不会导致伦理悲剧?

既吸引眼球又招来误解

不管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网络世界,捐精绝对是一个吸引眼球的话题。

“比献血强多了”、“(精子)就算不用也是浪费了,捐出来既作贡献了,还能挣钱,何乐而不为呢?”类似的言论,经常在耳边响起。

小昭和小凯是北京某高校的博士,他们还是所在学院的篮球队队员,算是颇受欢迎的“文武双全”的人物,在提到捐精的时候,他们非常乐观地表示,“就凭我们的条件,肯定受欢迎,而且据说还能挣5000元。”

这对还是学生的他们,是一个不小的诱惑。大雄与他们打球相识,稍长他们几岁,大学毕业后就出来闯荡,如今小有成就,三人合计要去报名参加捐精,并相约第二天去北京精子库一探究竟。

第二天要出发的时候,小昭告诉小凯说:“我女朋友要回来了,听说捐精要禁欲半年,我想过正常的生活,就不去了。”而小凯也如实相告,他还没有想好,等等再说吧。最后大雄也无奈地表示,自己年龄大了,这种活还是让给更有活力的人吧。

他们的表现,实际上代表了目前大多数男性对于捐精的态度:跟着大伙喧闹,却很少深入关注,更极少去行动。这或许源于人们对捐精的普遍担忧与众多误解。

整个流程要捐6至12次

阿奇是一个愿意了解和尝试这个新鲜事物的人。他是武汉人,怀着做一次“免费体检”的心态,到湖北省人类精子库捐精,令他没想到的是他第一次筛选居然不合格,好好调养之后,第二次才合格,如今,他已经是正式捐精者之一了。

在谈到捐精的最大感受,他开玩笑地说,取精室里的电脑没有联网,也没有传说中的“爱情动作片”,唯一令他激动的是墙上两张“大尺度”美女照。根本不可能存在如网上流传的所谓“捐精机构内部捐精流程照片外泄”的情景:几个捐精的男子穿着隔离服排成一排躺在床上,几个女护士帮忙取精。

在北京要想捐精,要到国家人口计生委科研所人类精子库。在国家人口计生委科研所大楼二楼西侧就是人类精子库,在走廊里,有关于捐精流程的简介,如果觉得还不够详细,在精子库通道的左侧,有一个接待室,专门接待咨询捐精事宜的人。

记者在室外浏览的时候,碰见了一位刚出来的男同胞,看着是大学生模样,就上前询问了他的一些情况,他只是说他现在已经不是第一次取样了,然后就以不方便谈为由拒绝了,后来才知道,志愿者之间是不允许互相打探情况的。

工作人员介绍,如果捐精者各项条件合格且决定捐精,就会要求登记并填写知情协议书。填完后,经过简单的检查后就进入精液筛查程序,第一次获取精液样本,随后医院拿去做检测,如果合格,相关负责人员会短信或者电话预约下次继续来体检,在收到通知后的3至7天内禁欲(以5天为宜)。捐献者连续经过2至3次的精液质量筛查及冷冻复苏实验并合格后,继续进行健康体检和抽血化验检查,全部合格即成为正式捐精者,进入正式的捐精期。

在此期间,大概要捐6至12次(根据精液质量决定),每次捐精前要求禁欲3至7天。在完成最后一次捐精后间隔20天和6个月再进行两次健康检查,全部合格者则完成整个捐精过程,整个捐献过程大概需要1年的时间。

而对于大家所关心的捐精补助,工作人员说是3500元,并非传言中的5000元。另外,他还特别强调,在这里,每个捐精者在捐精的时候有独立的单间,以保证卫生和隐私,但是这里不提供音像制品,不过捐献者可以自己携带音像制品,以方便捐精。

“精尽人亡”不可能

最近,“华中科大博士生校内捐精猝死”的消息,将捐精的话题又推上了风口浪尖。捐精真会损伤健康吗?

参加过捐精的阿奇表示,在捐献过程中,除了“略感疲惫”外,没有太大的反应,而“疲惫感”也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他觉得,猝死博士生有可能是患有某种疾病,没有检查出来,在捐精时诱发了该疾病。

他说,在接到医院捐献通知后,一般都要求有3至7天的禁欲期,这个时间也足够使身体恢复到比较正常的状态。如果性生活频繁,精子的数量、活性等参数也会有所降低,达不到规定的标准,医生也会让捐献者好好休息,不会出现所谓的“精尽人亡”。

他自己第一次就没合格,养精蓄锐之后才合格。虽然整个捐精过程会有多次捐献,但如果按照医生的指导,捐精不会造成身体的损伤,它与正常的性生活并没两样。在平时生活中,精液积满后,会通过性生活、自慰或遗精等方式排出体外,这也是人们为何常常在生活中这样调侃捐精:“不捐也是浪费了的”。

命运战歌

萌三国内购免费破解版

福彩3d过滤器最新版

西游战记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