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客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能源大省陕西何以拉闸限电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46:44 阅读: 来源:客车厂家

能源大省陕西何以拉闸限电

国家电网公司今年生产经营统计显示:陕西电力供需基本平衡,而且略有富裕。然而,今年1——4月,我省部分地区却开始拉闸限电,人们困惑不解——我省是煤炭等能源大省,也是“西电东送”、“西气东输”重要基地之一。继全国部分地区出现的拉闸限电现象后,今年我省也因电力供应紧张而拉闸限电。今年2至3月份,全省因缺煤停机影响发电量,导致西安、渭南、铜川、延安、榆林、汉中、安康和商洛等8个城市部分地区开始拉闸限电,给当地的工业生产造成损失,给居民生活带来诸多不便。

煤炭产量增长,燃煤价格蹿高,电煤库存不足

我省煤炭资源丰富,含煤面积占全省面积的1/4,现已探明的储量为1860亿吨,居全国第3位。煤炭能源大省因电煤库存不足发生煤电争执,其核心是价格之争,这是拉闸限电的主要原因之一。据统计,去年我省煤炭产量1.126亿吨创历史最高,但电煤库存量由2001年的2900万吨下降到1400万吨,为近20年最低。

受全国煤炭价格上涨影响,以及外省电煤高出我省电煤价格10-15元/吨的诱惑,自去年起我省煤炭开始源源不断的大量外运,价格一路蹿高,从而使燃煤供不应求,电煤库存告急,出现一些火电厂因没煤烧而被迫关停。

蒲城和秦岭电厂今年购进的燃煤同比价格上涨20多元,仅此一项两个电厂分别损失4000万元和2000万元。据悉,蒲城发电厂去年计划需燃煤150万吨,但去年底该电厂燃煤电煤库存已经为零。从今年1月开始,蒲电基本处于供多少煤发多少电“等米下锅”的被动局面。受电煤价格和燃煤紧缺影响,今年2月,我省包括秦岭、渭河、蒲城发电厂在内的火电厂陆续关停了220万千瓦容量的发电机组。仅去年一年延安市子长发电厂也因燃煤和燃油价格同比上涨56.3%和38.5%,使单位发电成本大于该地区的趸售电价,不得不被迫停产。

据统计,2至3月份,全省累计少发电1.64亿千瓦时,同比负增长。

高耗能企业快速增长,电网负荷过重,主网潜力有待发挥

和西安等其它7个城市部分地区拉闸限电相比,榆林拉闸限电频繁主要原因之一是高耗能企业快速发展。

据悉,2001年榆林高耗能企业是30户,用电量10.9亿千瓦时,占榆林电网售电量18.35亿千瓦时的59.4%;目前,榆林高耗能企业为73户,用电量19.8亿千瓦时,占榆林电网售电量32.6亿千瓦时的60.73%。去年榆林电网小火电、小水电总装机容量是33万千瓦,全网最高负荷62万千瓦,最低负荷31.4万千瓦,正常负荷59.8万千瓦。今年,预计榆林电网统调负荷为63万千瓦,即使榆林市所有电厂满负荷运行也无法满足30多万千瓦负荷的用电缺口。虽然,近年来地方为榆林电网改造投资18亿元,榆林市目前最大的银河榆林发电厂2×13.5万千瓦的机组有望在年底投运,但目前只有通过330千伏主网(即陕西省电力公司在我省架设的贯通陕西南北超高压输电线路)将关中地区富裕电量输给榆林电网,才能缓解当地拉闸限电。

目前,我省的电力供应是由陕西省电力公司(简称“国电”)和陕西省地方电力(集团)公司(简称“地电”)共同承担。国电负责西安市和8个市级供电局及33个县的供电任务;地电负责榆林市和66个县的供电任务。去年,全省完成售电量378.9亿千瓦时。其中,国电完成售电量304.9亿千瓦时;地电完成售电量73.9亿千瓦时,分别同比增长10.86%和15.4%。正是因为国电和地电长期共同协作,我省电力才实现了增长。但是,由于双方电力盈利目标一致,因此发展中相互之间就会不可避免地发生矛盾。

据悉,2001年国家将330千伏电网从延安延伸到榆林后,按照国家电力和地方电力12月31日达成的《榆林110千伏电网与陕西省330千伏电网并网购电合同及调度协议》,国电应通过330千伏主网供给地电的电量应达到25亿千瓦时,但国电实际上供给地电的电量只有1/3,根本无法满足榆林市供电需求。

多家供电,重复建设,使有限电力资源更加紧缺

一个供电营业区内出现两家甚至多家供电企业,“网中网”问题突出,用电市场无序竞争,是拉闸限电一个主要原因。按照《电力法》“一个供电营业区只设立一个供电营业机构”的规定,榆林等县市都存在着国电在地电经国家批准划分的供电营业区内建网供电的现象,甚至重复建设。

目前,国电在地电的供电营业区内建有110千伏变电站88座、35千伏变电站26座,其年售电量30亿千瓦时,约占地电供电营业区的年售电量二分之一,这就限制了地电在用电高峰期的用电。去年12月26日至今年4月,国电在榆林拉闸限电2亿千瓦时,仅此地电损失达740万元。从榆林四个火电厂年设备平均利用小时的统计看,2000年到2002年,年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是7586小时,去年是7567小时,比全国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多1807小时,这表明榆林现有的发电潜力已经挖尽。

我省真的到了拉闸限电的处境吗?根据国家对全国用电情况统计,我省及东北地区、江西、新疆等地的电力供应略有富裕。去年,我省装机容量886万千瓦。其中,火电装机容量为640万千瓦,即使在夏季用电高峰期全省日用电最大负荷才仅仅接近600万千瓦。仅4月份我省完成售电量34.72亿千瓦时,比上年同期增长22.61%。业内人士认为,只要合理调配现有的电力资源,就可缓解和避免目前的拉闸限电。

国电、地电携手,确保可靠供电,实现双赢

业内人士认为,电力只有在保证经济发展的前提下,才能实现自身的可持续发展。国电、地电力量对比悬殊,国电作为国家供电企业应该大力扶持地方电力发展。

首先保持地方电源和电网的合理建设规模。按照我省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三步走”经济发展目标和国民生产总值保持10%左右的发展速度,到2020年全省电力装机达到2800万千瓦,才能满足预计1411亿千瓦时的供电需求。目前我省火电装机容量为730万千瓦,其中有100多万千瓦小机组是国家政策规定需要逐步淘汰的。因此,每年都需要有120万-150万千瓦的新机组投入运行,才能满足国民经济快速奔小康的需求;其次,用市场化的调节方式,发挥价格杠杆作用,限制当前部分高耗能企业的过度投资,使有限电力资源发挥作用;三是共同搞好煤炭和电力行业的合作,使双方在产业链、资源和市场上的优势得到互补。同时,加强电力需求侧管理。

虽然我省目前在一定时期内不可避免拉闸限电,但只要加快电源和电网建设,合理使用和节约用电,以减轻用电负荷带来的压力,节约资源,保护环境,改善电网运行状况,就能实现国家供电企业和地方供电企业双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