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客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9:01 阅读: 来源:客车厂家

月光映着一间古刹,陈旧的院落,已是香火寥寥,唯有殿中佛像下的青灯还在亮着星星火光。

这盏青灯不知亮了多少年却始终不灭。

据说,这间古刹曾出过一位得道高僧,当年香火极旺,那高僧往生后,继承他衣钵的弟子却被狐仙迷了上,致使庙堂荒废,狐妖成灾,古刹也就不被世人看好,渐渐地被人遗忘。

唯有这盏青灯还亮着。

据说那位高僧生前,经常挑灯诵经念法,时日一久,连灯里的草也沾了他的佛光,终修成不灭之身。

那些狐妖也只敢在其他院落胡闹,不敢靠近这青灯半步。

这日恰逢大雨,一位叫沈鹤生的书生跑来寺中避雨。

狐妖见他长得十分俊朗,便起了色意,纷纷化成妙龄妖娆的女子。

那沈鹤生本只想避下雨就走,可惜大雨久久未停,眼看天就要黑,只得在寺中住一宿。

他在刹里转了转,不经意间误入了佛堂,见堂内纤尘不染,又点着青灯,不敢贸然打扰,便向堂前的菩萨磕起头。

说了些客套话,又见青灯虽然亮着却光点微弱,有一半已被灯油淹没,奄奄一息地,不知什以时候就会灭了。

沈鹤生拿手挑了下灯草,这一挑灯光亮了许多。

明晃的灯火中,可见一红衣少女在火中翩舞。

那少女一袭红衣,眉心一枚火焰形朱砂,白腕皓臂,正随风翩舞,舞姿优美,好似敦煌飞天。

女子名唤染月莎,因沾佛光成精,今日又巧得沈鹤生挑灯终机缘得巧,功得圆满修成人形。

书生不想打扰堂内的菩萨,只在堂外搭了个地铺,刚睡下没多时,那群狐妖纷拥而上,围着他摆起各种卖弄风情舞姿。

沈鹤生到底只是个凡人,哪里经得起这番勾魂摄魄,不一会已是馋涎欲滴,眼看就要被狐妖吸去阳元,染月莎红纱一卷,将其救出。

那群狐妖自然不肯罢手,她们追着染月莎而来:“灯草精,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多年,今日何必为了个凡人伤了和气!”

“他是我的恩人!我不会让你们伤他!”染月莎说。

那群狐妖不服气,又见染月莎刚成仙,法力不足,不由动起歪念,想吞了她,增长修为。

染月莎将那沈鹤生放置一旁,与狐妖大战,终究因为修为不深,受了重伤,最后带着沈鹤生离开了古刹。

沈鹤生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户农户家里,对之前发生的事已记不太清,隐约只记得,有个红衣女子救了自己。

低头一瞧,见自己手里握着半寸红纱。

那红纱,轻薄如雾,质感润滑,却是世间难得一见的极品。

沈鹤生想,这定是恩人留下的,便将其收起。

几日后沈鹤生进京赶考,最终得了个榜眼。

一群官员,见沈鹤生才华横溢,又尚未成家,纷纷将自家女儿介绍于他,其中不乏京中太守洪晋升。

众官见洪晋升也赶来凑热闹,忍不住笑他。

原来洪晋升府中有一丑女,名唤洪绡,年方十七还尚待闺中。

那洪绡据说有一张阴阳脸,一半脸是黑的,形同鬼魅,初生时把稳婆活活吓死,就是洪晋升自己也几次三番想将其掐死,可终因是亲生不忍,将其扔给下人抚养。直至二年前,才想起带回府中。

半月前,洪晋升偶然发现,女儿虽丑,但一身才华,便想与她寻个一般的人家嫁了。

刚巧听说京中榜眼尚还独身,若是将女儿许于他,既不贬低自家门户,也不让女儿遭人白眼。所谓一举两得。

洪太守的如意算盘自然打得好,可惜沈鹤生是个香饽饽,竟有这么多人来求亲。

洪太守还未开口,已被人取笑,气得他卷袖回了府。

刚到府中,恰逢洪绡在弹琴,幽扬的琴声,袅袅如烟,绵绵缠缠飘入耳骨,洪太守不由起了主意,冲着身边的人说:“去将大小姐唤来!”

那下人应了声,将洪绡迅即唤至洪太守跟前。

只见那洪绡一袭红衣,墨发如云,眉目如画间却用轻纱蒙去了半边脸,只露出另一边完好的脸,无疑,露在外面的半边有着倾城之色。

“女儿见过爹爹!”洪绡朝洪太守唤道。

洪太守应了声,说:“我儿虽貌不惊人,但满腹才华,不求寻不到良人!”

洪绡盈盈一笑:“女儿不孝,生就这副恶相,还让爹爹遭人非议!”

“世间贤人多娶丑妻,如子牙、孔明不皆如此!自古红颜易老,以貌取人多肤浅!”

“那按爹爹的意思?”

“为父想以你小妹洪莲之名替你招婿,咱们以才识人可好?”

洪绡知道,父亲这办法确实可行,小妹洪莲资色绝美,在京中可是出了名的美人,此番召示若一出,提亲之人怕是会踏破门槛。

倘若不成,只说洪莲看不上人家,对方也不会多说什么。毕竟洪莲的名头在那。

“女儿谢过父亲,只是这事还得与洪莲商谈,不知父亲可与她提过?”

“正是洪莲的意思!”洪太守回道。

听闻洪太守此番一说,洪绡只能点头。

三日后,太守府张贴告示,府中二小姐洪莲以才择婿。

共设三关考题,前两关,每关各三道题,只有全部答对,才能进入最后一关,跟洪绡见面。

前三题,为对子,试题简单,不过走走形式;中间三题难度加深,诗词歌赋、文史经哲样样都有,最后一题由洪绡亲自出题,过了才能留下,与她见面。

前来应试的人并不知这是洪太守设得圈套,都以为是那貌美的洪家二小姐择婿,将太守府挤得水泄不通,直至过了前两关,能留下的只是廖廖,能坚持到最后的更是少之又少。

有两人到是过了三关,可惜见到红绡时都吓得惊呼,最后逃之夭夭。

洪太守望着那些逃去的人摇头叹气:“不过就是些以貌取人的俗人,走了也罢!”

那位沈鹤生恰巧也得到了消息,他本来只是陪着朋友凑下热闹,哪知却顺利过了三关。

当洪绡与他隔着红纱相对,两人一起合奏了一曲《鸳鸯诀》,可谓琴瑟和鸣,天衣无缝。

沈鹤生以为自己终于寻到了知音,便撩开红纱寻人。

却见一张倾国倾城之脸隐于红纱中人,心里乐滋滋地,直叹得此佳人夫复何求?

转眼又见洪绡另一半被毁去的那张脸,差点叫出声,可他终是与之前那般人不同,觉得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女子,被毁了半张脸,终是可怜的,而天下美人众多,唯知音难求,最终他牵着洪绡的手朝洪太守走去。

“今日起,她便是我妻!”沈鹤生牵着洪绡的手说。

良辰美景无限好,一对良人执酒共饮。

沈鹤生揭开洪绡的红盖,一位绝色美人不时出现。

他惊了,原来洪绡并非世人说得那样丑,此时的她美得不食人间烟火。

沈鹤生以为自己喝多了,使劲揉揉眼,发现眼前人并没变,这才相信一切是真的。

洪绡冲他盈盈一笑,说:“官人可否把东西还给妾生?”

沈鹤生一愣,半天想不起,她有何东西在自己这。

洪绡掩袖轻笑,纤手一点,那半寸红纱已从沈鹤生怀中飞出。

---- 作者寄语:这个故事就此,只当乐呵乐呵吧!

云浮吊顶装饰铝单板免样品费

陕西蝴蝶刚筋成型机蝴蝶刚筋成型机花拱架成型机

锅炉保温钩钉外墙保温保温钉代理

125波纹填料湖北250Y孔板波纹填料

中央空调安装电话深圳空调安装中央空调

烟台MPP电力管安装知识&

东风2吨洒水车包邮正品

孝感市改装12方散装饲料车厂家

12吨随车吊大概多少钱山西随车吊新车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