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客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事连篇1111116-(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40:28 阅读: 来源:客车厂家

龙信,男,29岁,没房没钱更没车,不对,应该是租有一套20平米的小平板房,在一小区做保安,每个月一千多块钱,勉强够自己度日,属于那种一人吃饱全家吃饱的大龄屌丝青年,应该说是连屌丝都不算。

然而,龙信虽说是只有这微薄的千来块钱,却有一大喜好,就是买彩票,即便是不吃饭,也要每天买一注,希望有朝一日能中个大奖,然后再娶上像卓玛一样的姑娘,他便脱离这连屌丝都不如的苦逼生活。

说起这卓玛,是舞蹈团体的一名舞者,身材凹凸有致,皮肤白皙,生的是美颜绝伦,已经二十八岁了,却没有男朋友。

按理说依她的条件不可能没有男朋友的,但却偏偏没有,原因很简单,她的眼光高,再加至为人有些傲慢,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仿佛拒人于千里,久而久之,她的身边朋友也渐渐疏远她了。

但就这样一女人,龙信却为她痴迷,每每她经过小区门口时,尤其经过他身边时,门口站岗的龙信这个时候尤为紧张,脸色变得微红,心脏都噗通噗通的跳动起来,龙信闻着她走过时身上留下的香水味,一副如痴如醉的模样,活脱像个色狼。

龙信在这小区上班已经三年了,几乎每天龙信都能见到她,至今为止却不曾说一句话。卓玛出了名的冰山美人,平时就不爱说话,而龙信见到她就脸红,更是紧张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所以说龙信一直以来只是单相思,只不过是发春梦罢了。

这天晚上,龙信与往常一样去彩票站买彩票,彩票站离他岗位很近,仅隔着一条街而已。

“老孙,来一注双色球。”龙信非常熟练的从裤兜里掏出两元钱递了过去。

彩票站的老头姓孙,跟龙信一块值班的青年都称呼他老孙,老孙麻利的接过钱说道:“小龙来了,这次买什么号?”

“老孙你是知道我最烦选号了,买彩票不就是买的个幸运嘛!还是老规矩。”

老孙头哦了一声,就给他摇号去了,龙信说的老规矩便是随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在龙信看来选号太麻烦。

“给,等着明天开奖吧!中奖了别忘请客。”每次老孙都这样跟龙信开这样一句玩笑。

接过彩票,龙信看了一眼号码:“01 07 20 24 25 33 04”。边走边说道:“得勒您呢?真中了奖绝对请客。”

可就在他往小区门口走时,正巧碰见卓玛刚从门口拐出,两人一下撞了个满怀,龙信人高马大的还好,可怜卓玛一下被他撞了个踉跄,眼看就要跌倒,情急之下,龙信慌忙一把搂住了卓玛的腰,顺势一提,但由于用力过猛,竟一下把她搂在了怀中。

平时龙信连看她一眼都脸红,何况此刻是娇躯入怀,一抱之下,他突觉的怀中软香如玉,一股异样感袭遍全身,心里暖暖的,随即他的老脸涨红,脑袋就懵了,而卓玛连忙挣脱他的怀抱,她那冰山一样的脸颊也变的有些微红。

龙信呆呆的看着她此时的模样,一时竟看的痴了,僵在了原地,而卓玛被他这一盯,大呼一声色狼,便要逃离此地,龙信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赔不是:“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卓玛显然受惊过度,再加之龙信刚才的眼神怎么看都有些色眯眯的,龙信这一往前跨步更是吓了她一跳,连忙飞也似的逃走了。

龙信心里暗呼完了完了,本来就不怎么熟悉,这下印象更坏了,不过,这大晚上的她干什么去,边想着边往值班室走去。

夜色已深,又时值初秋,天色变的微冷,今晚只有龙信一人值班,他披了件旧式黄大衣,正在值班室内看小说,正看的入迷。突听得外面有人喊救命,他连忙冲出警卫室去看,他竟看到公路对面有三男一女正在相互拉扯着。

接着,他又听到对面大喊:“救命啊!抢劫了。”

龙信本就是个热心肠的人,更乐于见义勇为,一听是抢劫顿时热血上涌,匆匆报了警,便冲了过去。

等冲过去一看,被抢劫的人竟然是他心仪已久的卓玛,更是火气冲天,大吼一声:“你们这些败类,给老子放开那女孩。”

别说,他这一嗓子还真挺管用,那三个人还真就停了下来,借此时机,龙信一把就把脸色苍白的卓玛拽到了自己的身后,然后故意凶神恶煞的暴喝道:“把包还给她。”

其实,他此时也很紧张,毕竟对方人多,自己虽当过兵,真打起来他未必讨的好。

那三个人也不是什么善类,等看清他只有一人时,其中的一个染着黄毛的货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小子,别他妈给我装逼,有多远,滚多远,至于你身后的小娘皮,给哥几个留下让咱爽爽。”说着竟淫笑起来。

他不说卓玛还好,卓玛可是龙信倾慕已久的女神,怎能容他人亵渎,登时他就火冒三丈,随即不由分说的上前一脚重重的踢在那黄毛的重要部位之上,那黄毛顿时就啊的一声捂着裆部跪在了地上。

一看这架势,黄毛身边的两人哪能放过龙信,当即冲了过来,龙信刚刚只不过时抢占了先机,这才讨得便宜,两个人一冲过来,龙信也只能堪堪抵挡,不一会儿的功夫,那黄毛也恢复了过来加入了战团,一时之间,龙信手忙脚乱起来,渐渐抵挡不住。

不过他也不是吃素的,那三人也相继受了不同的伤,可要命的时,混乱之中,也不知是谁抽出了一把刀一下扎在了龙信的胸口上,龙信瞬时便整个身体一凉,便倒在了地上。

此时,远处有警笛声响起,行凶的三人受惊吓作鸟兽散而逃。

不远处的卓玛惊叫一声冲了过来,龙信的胸口被刀插的伤口鲜血汨汨的流出,染红了他的衣衫。

惊惶的卓玛蹲下身来凑近龙信关切的问道:“你怎么样了…………”

此时的龙信轻咳了几下,此时他觉得浑身无力,睁眼都很困难,知道自己怕是不行了,不过他强忍着疼痛,艰难的张开双嘴说道:“我……不是……色狼。”

卓玛语无伦次的说道:“你不是色狼,你是好人,你不会死的,呸呸,你不会有事的。”

龙信摇了摇头,吃力的抬起手招了招,示意她靠近些,卓玛几乎把耳朵凑到了他的嘴前,她知道他有话跟她说。

龙信似是斟酌了良久,这才说道:“我……喜……欢……”但是,他最后一个字没有来得及说出,便觉得双眼发黑,渐渐的没了意识。

此时的卓玛虽知他没有说完话,但也知道了大概意思,此时的她早已泪眼朦胧,她也说不出为何会流泪,但泪水却经不住的夺眶而出,一时觉得心中酸楚。

龙信被送进了医院,但遗憾的是,龙信最终还是没有救过来,享年二十九岁,大好的年华,他这一生什么都没有得到,什么都没有享受,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龙信虽然离开了,但他的英勇事迹却被各大电视台争相报道,被人们广为流传赞誉有加,他也因此受到了莫大的荣誉

…………

卓玛最近真是糟糕透了,前几天他因为抢劫的事情受到了惊吓,好不容易刚要恢复过来,她的母亲又重病住院了,一时让她很是担心,而更让她烦心的是,母亲的病需要手术,可那昂贵的手术费用,她根本支付不起。

五十万不是个小数目,卓玛这几年虽有些积蓄,也不过勉强凑够十万,跟朋友去借,本来她的朋友就少,又因为她的性格与朋友之间的联系更为淡薄,她根本没地方可借。

这天晚上,卓玛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家给母亲做饭,在经过小区门口时,她突然觉得有人在注视着她,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有这样的感受了。

自从那天晚上她被抢以后,每天晚上她经过小区门口时总能感觉有人在她背后注视着她,刚开始她以为是她自己因为那天的事,让她恐惧造成的,可是已经五天过去了,那种感觉依然还存在,但她感受到的不是恐惧,直觉告诉她那目光很柔和,对她并没有歹意。

她不自觉的回头看去,身后空荡荡的只有夜晚的空气,并没有人的身影,奇怪,是自己凭空臆测吗?可是明明觉得身后有人啊!

的确,她的身后不远处的确有人在看着她,准确的说已经不是人,是鬼魂,龙信的鬼魂。

龙信自那晚死后,他的魂魄就脱离了身体,本来他应该去投胎的,可是,他的心中始终有一股执念,对卓玛情意的执念,这股执念比冤鬼的怨念还要强烈。

因此,他留了下来,每天夜晚都会看着卓玛的身影从小区经过,他的目光中带着柔情,就像是看自己的恋人一样,他知道,他也只能这样看着她了,但他已经很满足,他要守护着她,一直看到她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幸福,只有那样,他才能放下心中沉重的包袱,才能离开让他久久不愿离去的地方。

可是,最近不知卓玛怎么了,她的脸上写满了忧愁,身子也日渐消瘦,龙信心中着急,有心想要帮她,却不知如何帮起。

终于,他鼓起勇气跟随着卓玛来到了她的家里,他看到此时的卓玛坐在床边拿着一张纸怔怔的发呆。

他走近瞧去,那是一张缴费单,原来她的母亲病了,需要五十万的手术费,他恍然大悟,明白了卓玛为何如此的忧愁。

他心中暗想:“钱的问题我倒是能帮她,可是我该怎么去交给她呢?”

说起来,龙信生前也真够悲催的,生前的他一直买彩票,却总是不中,就在他出事的那天晚上买的那注彩票居然中奖了,而且还是头等奖--1000万,刚刚看到这一开奖结果时,龙信欣喜若狂,可一想到自己如今的状态,不由的摇头苦笑。

如今好了,他的钱终于能用的上了,而且是帮他一直心仪的卓玛,只是,他一时不知道用什么法子把彩票给她,让她去兑奖。

然而,就在他想象之际,竟看到卓玛朝他的方向看来,他连忙要躲避,突然想起,现在的自己只要他不愿意让她看到她是看不见得。

可是,接着卓玛竟然走了过来,在他的身前停了下来,但可以肯定的是她并未看到他,但是,好像卓玛能感觉到他的存在,龙信好似又找到了当初紧张的心情,闻到了她身上的芳香,即使身为鬼魂,竟然也脸色涨红起来,慌忙让开了身体。

此时的卓玛心中奇怪,就在刚刚她竟然又感觉到了那曾经注视她的目光,不过,现在竟又消失了。

她径直走到窗帘前,将窗帘拉了起来,然后拉开了衣橱,开始宽衣解带,她脱掉了外套,然后缓缓的褪去了内衣,顿时只剩一件薄薄的粉红胸罩,露出了她的香肩和白皙光滑的肚皮,她这是准备换衣服。

龙信顿时一滞,心中大呼非礼勿视,赶忙逃出了她的卧室,但一出卧室,心里就后悔起来,其实他是想留在里面的,可接着他就痛骂自己无耻的想法,心里直骂自己败类,如果他真那样做了,跟流氓又有什么差别呢?

该怎么帮卓玛呢?嗯,有了,就这么办,龙信心中有了定义,然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卓玛的房间。

不一会儿,卓玛做得了饭菜准备给母亲送去,就在她刚刚走出小区门口时,突然一阵风吹来,卓玛只觉的浑身一阵阴冷,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就在此时,伴随那阵风一张纸片被吹到了卓玛张开的左手中,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竟然是张彩票,她以为这张彩票现在只不过是张废纸,抬手扔了出去。

可她刚刚扔掉,那张彩票竟又被一阵风吹到了她的身前,她没理会,继续往前走,接着,那张彩票竟又飞到了她的眼前。

她心中感到惊疑,难道这是张没有兑过的彩票,连老天都在帮我,心里想着她附身捡了起来,刚好她已来到那彩票站的旁边。

卓玛心中暗想:“要不试试,万一真兑到大奖,不就解了我当前的燃眉之急。”

“老伯,您看看我这张彩票是否中奖了呀!”

正在假寐的老孙头看了一眼卓玛,然后伸手接过彩票。

“01 07 20 24 25 33 04”老孙头心下一惊:“姑娘,您中大奖了。”

“是吗?有多少呢?”

老孙头压低了嗓音说道:“1000万啊!不是小数目啊!俗话说财不露白,千万不要乱说啊!”

卓玛也被这个数字惊到了,小嘴微张,随后欣喜的点了点头:“谢谢了老伯,我一定记住您的话。”

远处看着卓玛脸上露出欣喜的笑意,龙信此时露出心里感到一阵欣慰。

卓玛一瞬变作有钱人了,手术费不在是问题,她的母亲也康复的很好,她好像看透了生命的短暂,尤其经过那件事之后,于是,不久她也难得的交了男朋友。

她的男朋友很帅,身材又高大,最关键的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此时的卓玛又是典型的白富美,再龙信看来,这简直就是郎才女貌。

可是,不知为什么,他的心很痛,仿佛失去了什么,不应该啊!他应该为她的幸福感到高兴才对啊!但是…………

这天晚上,卓玛不是一人回来的,是被一辆宝马系的跑车送回来的,车上下来一人,那是她的男友,名字很古怪,叫申须,不知是何意。

只听那男人开口问道:“亲爱的,今天晚上的烛光晚餐你还满意吗?”

“谢谢你的晚餐,今晚我很满意。”卓玛很礼貌的回答道。

“亲爱的,我们马上就要订婚了,你怎么还跟我这样客套呢?”

“额,对不起,我习惯了。”

“没关系,下次不要这样就好了。”

“那个,已经很晚了,我要上去了,你也早回吧!”

“额,亲爱的,我想我们该来个睡前吻别的。”说着就要去亲吻卓玛。

卓玛用手遮挡住了那只“狼嘴”,脸色微红的小声说道:“现在还不行,你知道我是很保守的,结婚之前是不能有过分的肢体接触行为的。”

申须没有得手,心中很是恼怒,但他还是故作绅士的说道:“好吧!我尊重你的意思,你先上去吧!晚安!”

“嗯,谢谢你能理解我,晚安!”

卓玛离开不久,那申须随即恶狠狠的说道:“臭女人,跟我这故作清高,我早晚会得到你的人,结婚,哼!想的美,本少还是找我的小红去乐呵乐呵去吧!”说完,他淫笑的开车走了。

这一切都被不远处的龙信看在眼里,本来他以为卓玛找到了自己心仪的白马王子,没想到这货竟然是个玩弄女人的情感骗子,龙信怎能容忍卓玛如此被骗,而此事卓玛还蒙在鼓里,必须让她尽早知道,不然,她会被伤的更深,于是,龙信跟随那货而去。

在某宾馆的房间内,那申须正一脸猥琐的看着面前一穿着暴露身材妖娆性感的女子,这女人任哪个男人看到都会血脉喷张。

“宝贝,今天又给哥哥出什么新花样了。”

那女人娇嗔道:“你不去陪你的冰山美人,跑我这来干什么。”

申须脸色一沉:“不要跟我提她,一提她我就上火,正好,来给哥哥我泄泄火。”说着就往那女人的身上扑去。

接下来的画面简直不堪入目,龙信实在看不下去了,他心里暗道,这是个好时机,必须让卓玛知道,可是,该如何让她知道呢?

龙信想来想去却总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索性心下一横,罢了,被她知道我的存在也无关紧要了,不能误了她的终身大事啊!

此时的卓玛心中美滋滋的,还在幻想着自己穿上洁白的婚纱与申须走入婚姻的殿堂呢!

龙信觉得还是先提醒她一下为好,以免自己突兀的出现万一再吓到她,那可不是自己所愿看到的。

于是,他轻声的喊道:“卓玛……”

尽管如此,卓玛还是心下一惊:“谁?是谁在喊我。”因为她听到那个声音就在她的房间。

“你不要怕,我没有恶意,其实你知道我是谁的?”

“你是……”卓玛心里隐隐猜到那道注视她的目光。

“还记得那个夜晚救你的那个保安吗?”

卓玛心下一颤,身子顿觉有些阴冷,险些失声尖叫起来。

“不要怕,我没有恶意的,我本想现身的,你如果害怕,我……”

此时的卓玛心中暗想,算起来他是我的恩人,应该对我没有恶意的,这样一想,她顿时觉的自己不那么恐惧了,她小声的说:“大哥,你……你现身吧!我应该当面谢谢你才是。”

接着,她便看到,不知何时,眼前站着一位高大的男子,她仔细的看去,果真是那位那天晚上救他的保安,也不知怎么,她那颗不安的心竟出奇的安静下来,而且脸色竟有些发烫。

卓玛心怀感激的说道:“那天真是谢谢你了,为了救我,害你变成如今的模样。”

龙信很是欣慰,随即感慨的说:“不怪你的,我想大概是冥冥之中是上天安排让我救下了你吧!至于我的命数大概也是天定的吧!”

“大哥,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哦!我叫龙信,苍龙的龙,诚信的信,我们年龄差不多,大哥有点显老,你叫我阿信就行。”

卓玛噗嗤一笑:“你还真挺幽默的,你就叫我的名字吧!”

“额,差点忘了,其实我来是要带你去个地方,只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卓玛笑道:“阿信,什么地方啊!这么神秘,还做好心理准备。”卓玛不自觉的说话也轻佻起来,她自己都没有发觉,跟龙信在一起让她感到很轻松。

…………

宾馆房间内,卓玛看到了两个赤条条的身子互相爱抚淫秽不堪的一幕,她的心几欲被搅碎,尽管申须当时解释他只是玩了只鸡而已,但卓玛算是彻底的看清了他的嘴脸,任他怎样解释,卓玛一言不发,因为她的心已死。

见软的不行,申须最终还是露出了本色,他大吼道:“臭婊子,给脸不要脸,哥看上你是你的福分,你既然不识抬举,就休怪我辣手摧花了。”申须见她只有一人,自己的好事又被戳破,既然得不到心便得到她的人,便想强暴卓玛。

卓玛并不惊慌,因为龙信始终在她身旁,只不过他看不到而已,就在他准备实施暴行的时候,龙信顿时化出了头颅,没有下半身,而且取下了自己的双眼,只露出两个眼眶。

申须心下大骇大呼一声“鬼啊!”由于门被龙信堵着,他慌不择路的弃窗而逃,虽没摔死,但也摔断了他一根腿,他忍着剧痛,一瘸一拐的爬上了车仓皇逃走了。

自此之后,卓玛伤心欲绝,本就话语少的她变得沉默寡言,就连工作也不做了,龙信看在眼里自是伤心,为了使卓玛走出这片阴影,他下定了决心,每天晚上都去看望她,与她聊天,尽管她不怎么说话。

日子一天天的过,卓玛渐渐走出了那片阴霾,龙信也不像以前那样腼腆,变的越来越健谈,经常与卓玛有说有笑的,每到晚上,房里总会传出一片欢声笑语。

不知不觉两人互相有了情愫,只是各自都太过含蓄,却不曾捅破那层窗户纸。

这天晚上,龙信与往常一样兴高采烈来到卓玛的家中,卓玛非常欣喜的说道:“阿信你来了,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龙信不由得看去,今天她身穿一袭白色纱裙,与往常好像不太一样,是那种出尘的美,她的眼睛,今天格外深邃而又迷人;她的鼻子,看上去尖而挺拔;她那性感的樱桃嘴嘴唇,好似抹了口红变得越发红润,而又有温软;那飘逸的长发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龙信一时看的痴了,随即腼腆的一笑:“我怎么会忘记呢?今天是你的生日,生日快乐。”说着自身后拿出了一束鲜花。

卓玛心下一喜,接过了鲜花,说了声谢谢,等着龙信继续说话,却是没有了声音,心下又不免有些失望。

时间渐渐的走过,很快龙信又到了离开的时间,龙信起身对卓玛说:“我得走了,又到了离开的时候了。”

卓玛心下着急,一时口快:“难道你没有别的话要跟我说吗?”

龙信疑惑的饶了饶头:“说什么。”

卓玛心里大呼他是个木头,小脚一跺,对着他的脸颊亲了一下,龙信一下愣住了,脸色通红,一时竟说不出话来,此时龙信再傻,也知道什么意思了,他犹豫了片刻,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我喜欢你。”

“你说什么”卓玛故作没有听见。

龙信牙关一咬:“我喜欢你。”说完竟一把抱住了卓玛,卓玛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抱惊了一下,但随即脸上就露出了灿烂无比的微笑,那是幸福的微笑。

随后的几天里,龙信出入卓玛的房间越来越频繁了,与卓玛关系也越来越亲密,感情愈来愈深厚,龙信每天都洋溢着一副笑脸,浑然忘记了他只是一只鬼魂。

直到有一天,龙信又准备去卓玛那里时,“小龙,你要去哪里啊!”龙信心下一惊,朝着那声音的源头看去,是彩票站那里,那里只有老孙一人,竟然是老孙,他竟然能看的见我,要知道没人看的见他的。

“小龙,我是叫的你啊!我能看到你,过来咱老哥俩聊聊。”老孙头笑着说道。

“老孙,你怎么能看的见我。”龙信不禁有些疑惑。

老孙轻轻一笑:“没什么好稀奇的,我天生生有一副阴阳眼,看的见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世间奇人无数,我就不过多与你说了。”

龙信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经常看小说中才出现的桥段,原来真的存在啊!老孙头原来是一位隐士奇人啊!”

老孙打趣的说道:“臭小子,别给我带高帽了,拥有这份本事我情愿没有。”说着他顿了一下,然后表情凝重的说道:“小龙,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叫住吗?”

“为什么”

“你闯下大祸了你知道吗?”

“老孙你再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我什么也没干啊?”

老孙叹了口气说道:“这些天,你经常去那小姑娘的家里,我都知道的。”

龙信大吃一惊,随即脸色一红:“啊!你......”

老孙头打断了他继续说道:“你如此频繁的去那小姑娘那里,经常让她沾染你的阴气,可是害苦了她了,你知道吗?你们在一起的时间一长,她的体质渐衰,容易得病,而且阳寿也会因此折损,最终她会阳气耗尽而死的,所以你最好趁早离开她,和她在一起只会害了她......”

龙信越听越是心惊,他竟然不知不觉中将卓玛带到了死亡的边缘,难怪卓玛最近日渐消瘦,原来这都是因为和他待在一起的缘故。

“你还是尽早离开她,赶紧去投胎吧!人鬼殊途,这是孽缘,不要因为这份执念害了自己,而且还害了她人。”

龙信已经听不下去了,他只觉得此时的心好痛,虽知道其中利害关系,但他一时间割舍不掉这段感情,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做。

时间缓缓而过,卓玛已经连续三天没有见到龙信了,三天中她茶不思饭不想,她不知阿信是怎么了,难道他离开了吗?不会的,他不是那样的人,卓玛胡思乱想着。

终于,这天晚上,龙信来了,卓玛欣喜若狂,冲过去一把抱住了龙信,但她看到龙信的脸上写满了忧愁,她关切的问道:“怎么了,你已经几天没有来了,我还以为你要离我而去呢?”

此时的龙信内心非常痛苦,他沉默不语,卓玛深情的看着他,越是这样,他心中越为难受。

最终他开口了:“我们分手吧!”

卓玛心中一颤:“这是为什么,我不好吗?”

“不是你不好,是.....”

“那是什么。”卓玛此时已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我......我们之间是不会有结果的,你是人,我是鬼,人鬼相恋,本来就有悖天理。"

“就是因为这个吗?我不管”说着竟一把抱住了龙信:“阿信,不要离开我。”

龙信内心无比酸痛,他抬起那只冰凉的手,抚摸着卓玛乌黑的秀发,轻轻的滑落在她的脸颊,捧着她的脸颊,卓玛早已泪眼婆娑,整个脸颊布满了泪水,他的心很痛,就那样看着卓玛。

良久,他缓缓地说道:“我不能留在你的身边,如果我继续待下去,只会害你阳寿,时间久了,你会死的,我必须离开。”

卓玛对他说的这些根本听不进去,猛的钻入他的怀抱,哭泣的说道:“我不管,这一生我只与你在一起,长相厮守,生死不离。”言语说的是如此的果决。

龙信何不是想要继续与她长相伴,但是,那样只会害了她,如此想着,他释然了,缓缓地说道:“今生无缘,这份情意只能永存心底,若有缘,我们来世再续。”

说完,他的身躯竟突然变的暗淡,渐渐的虚幻,向着屋外的空中飘散,像是随时就会緸灭一样,卓玛大哭的追了出去:“阿信,不要......不要离开我。”

虚幻的龙信微笑的看着卓玛,在卓玛的哭喊中,渐渐的消散在空气中, 没了身影,在卓玛的眼前只剩下夜色中的空气,卓玛怔怔的看着夜色的天空中一颗暗淡的星光忽然光芒闪烁,似是在与她道别......

......

清晨,和煦的阳光照在大地上,树枝上栖息的小鸟吱吱的叫个不停,卓玛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敲门,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掀开了被窝,从床上坐起,回想昨夜发生的事犹如南柯一梦,自己一时不知是真是假。

她缓步来到门前轻声问道:“谁啊!”

“小姐,送快递的”那声音是如此的熟悉。

她迅速的打开了门,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随即欣喜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送快递的那青年愕然,不过还是缓缓的说道:“小姐,我叫龙信............”

---- 作者寄语:第一次写恋情的,不太会写,大家看看还行不…………

阿城低价批发天锦扫路车

东莞横沥工业铝今日行情

山东小型预制行走布料机价格小型预制生产线设备

地铁注浆管长治全断面注浆管厂家

麻山药苗收获机汕头丹参收获机型号

兰州CPVC电力管大弯头原材料介绍

常州CPVC电力管重视生产温度

白银市国六20方雾炮洒水车每日报价

豫龙90型液压湿喷机多少钱双喷头喷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