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客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定制迎来新时代高级时装走下神坛-【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28:40 阅读: 来源:客车厂家

纵观高级时装的发展历程,它先后经历了十九世纪后半叶Charles Frederick Worth(查尔斯•弗莱德里克•沃斯)、Paul Poiret(保罗•波烈)、Jeanne Paquin(帕康夫人)等设计大师的开创期;20世纪20年代以Gabrielle Bonheur Chanel(加布里埃•香奈儿)为主导和50年代以Christian Dior(克丽斯汀•迪奥)为代表的两次鼎盛期;以及20世纪60年代以后的衰退期。高级时装在百年间经历了破茧成蝶的美好,绽放了美丽,但也遇上了发展的瓶颈,甚至举步维艰。高级时装在上世纪60年代以来的半个多世纪里,开始走下神坛,在高级成衣以及快时尚等新生晚辈不断壮大的大背景下,仿佛没落的贵族,延续着自己高贵的血脉,摸索着自己扑朔迷离的未来……

昨日重现

老佛爷Karl Lagerfeld操刀的Chanel秀场可谓精彩纷呈,超市、赌场、餐厅、机场等都曾经成为其秀场场景。最新一季的2016秋冬系列,人们惊奇的发现秀场被布置成了昔日康朋街31号高级定制服装沙龙。康朋街31号这所Chanel住所兼精品店的建筑,堪称高级时装的圣地和纪念碑,让人们仿佛回到了昔日那个高级定制沙龙最为活跃的黄金时代。面对早已走下神坛的高级时装,这场昨日重现,让人唏嘘不已、感慨万千。

康朋街31号

1910年,Coco Chanel在巴黎开设精品店

Chanel 2016秋冬系列发布会内场

Chanel 2016秋冬系列发布会秀票上面写着“Front row only”

堪称法国优秀文化的高级时装,也叫高级定制装,诞生于19世纪中叶。它源于欧洲宫廷贵妇的礼服,以皇室贵族和上流社会妇女为顾客群;由高级时装设计师主持的工坊,以手工方式,为顾客量身定制具有独创性的时装作品。高级定制保留有欧洲贵族传统的宫廷文化,需要授予与认定。设计师必须经过法国巴黎时装工会的认定,才享有“高级时装设计师”的头衔,其时装作品才能使用“高级时装”的称号,并且受到法律的保护。

高级时装的诞生,让服饰成为了真正的文化与时尚。高级时装之前的服饰,多是裁缝们根据客户需求进行缝制,缺乏创意与新意;数千年来,服装的样式改变的相当缓慢。以Worth为开拓者代表的设计师们所创立的高级时装,彻底改变了这种局面。伴随工业革命带来的财富和机遇,用智慧设计服装的时代大门就此打开。时尚变得更具活力,日新月异,服装有了过往无法比拟的高速发展。Worth定位的高级时装是:“不仅是对缝纫艺术的研究,而是为装扮每一个妇女需完成的一切创造和装饰的艺术”。高级时装让日常穿着的衣服成为了艺术,继建筑、雕塑、绘画、音乐、舞蹈、戏剧、电影之后,人类艺术史上“第八大艺术”就此烙印。

Charler Worth

Charler Worth晚礼服作品 1894年

高级时装的黄金岁月更像是设计师们百家争鸣的时代,大胆颠覆,不断变革,勇于创新,不断创造奇迹。设计师们在一个新兴的行业里尽情的弄潮。Paul Poiret推出的细长形希腊风格,把数百年来束缚女体的紧身胸衣从女装上去掉;他1911年推出的霍布尔裙让裙撑也成为了历史。与Poiret同时代的Chanel同样反对紧身胸衣,要求服装适合人体的自然形态,而不是扭曲人体让人体受制于服装。Chanel更大的功绩在于让时装设计从以男性的眼光为中心的设计立场改变为女性自己的舒适和美观为中心的立场,时装成为女性表现自信和自强的神器。设计大师Elsa Schiaparelli(艾尔莎•夏帕瑞丽)带给时装界顽皮、勇敢和趣味,将现代艺术与服装结合得炉火纯青。Dior更是从1947年推出花冠线条以来,十年间连续推出各种廓形,奠定了现代服装的基本造型。

Elsa Schiaparelli

Elsa Schiaparelli 1937年作品

高级时装在属于它自己的时代,是一位绝对的勇士,顺时代而为之,一路披荆斩棘,勇往直前,留下一座座振奋人心的丰碑。然而挺过1929年经济大萧条和两次世界大战的高级时装,没有坚持到最后,最终还是遇上了自己无法逾越的那道坎,一个新时代的到来让高级时装的辉煌时代一去不复返。

高定危矣

从20世纪50年代末期开始,两次世界大战的创伤已基本得到平复,欧美各国经济出现了快速增长,中产阶级不断壮大,民主化风潮兴起;社会发展的话语权再也不单单属于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与大资本家。两次世界大战中出生的婴儿分别到了婚育期和青春期,思想活跃的青年人在这次社会的变革中也开始了一场“年轻风暴”。人们的世界观、人生观、审美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世界发生的巨变让高级时装的理念显得与其格格不入,这给予了高级时装以沉重的打击。高级时装的主流客户属于社会金字塔结构中的顶尖少数派,这在中产阶级崛起和新审美需求形成的时代,结果只有一个,顾客数量锐减,经营入不敷出。就连Dior的销售也狂跌6成以上。失去了商业属性的高级定制,不再拥有向前发展的原动力,成为了需要呵护的国宝。如今,高级定制成了镜花水月般的梦境,在欧美市场备受冷落的奢侈品,只能靠新兴经济体那些暴发户们的新鲜感得以维系。

Emanuel Ungaro

GianniVersace

Hanae Mori

Paul Poiret

高级时装店纷纷倒闭,没有倒闭的高级时装也经历着裁员与缩小经营规模的厄运。高级时装店从1962年的55家锐减到1972年的30家,再到1993年的20家;2004年成为高级时装最为萧条的一年,Emanuel Ungaro(伊曼纽尔•温加罗)、Versace(范思哲)和Givenchy(纪梵希)同时宣布当季不参加高定发布,素有“蝴蝶夫人”美誉的日裔设计师Hanae Mori(森英惠),也在同年退出高定江湖;到2012年仅仅剩下12家的高级定制品牌,经过若干次的调整和改革,到如今也仅存14家正式会员,7家境外会员,以及12家客座会员。从此,“高级时装的末日”和“高级时装已死”的标语成为了时尚报道的常客。聪明和富有革新精神的设计师们不得不想方设法,挽救濒临险境的高级时装;Yves Saint Laurent(伊夫•圣洛朗)和Pierre Cardin(皮尔•卡丹)将原本属于高级时装副业的高级成衣推上历史舞台,这实际上是继承和重振法国时尚的高明做法。高级时装成为了手扶高级成衣,与其携手前行的龙钟老者。法国高级时装协会也与高级成衣协会及法国男装协会统合成为如今的法国服装联合会。从此,高级时装与“挽救”两个字紧密的联系到了一起。

为了挽救高级时装,1976年,针对高级时装的“金顶针奖”设立,以鼓励人们从事高级时装事业。“金顶针”奖对国际时装界的发展功不可没。Pierre Cardin说:“无疑,金顶针奖已获得国际时装界的广泛赞扬,在影响法国手工高级时装创新的同时,又轰动了世界。”法国政府一直致力于对高级时装的挽救,通过资金支持设计师前往世界各地展示高级时装,并给予大力的媒体宣传;同时也积极鼓励世界各地时装新秀到巴黎施展才华。

Pierre Cardin

Pierre Cardin 1967年设计作品

法国高级时装工会也一直致力于在世界范围内为高级时装寻找更为广阔的生存空间。他们先是修改了颇为苛刻和充满地方保护主义色彩的入会标准,并于1996年新设置了Guests member (“特邀会员”),让高冷的高级定制时装舞台多了些开放与自由。在众多措施的协助下,垂垂老矣的高级时装,显现出一丝曙光,并期待着第二春的焕发。这一切成果的显现,应该得力于对高级时装在社会发展大背景下的清晰认识。高级时装的没落,在它与人、衣、自然的不协调中充分显现,要改变高级时装的命运,改变其中的关系尤为重要。

弊端种种

人类对自我的认知与肯定,经历了蒙昧、觉醒、确立与强化,最终人类将平等和自由作为奋斗的目标和文明的标志。高级时装诞生的时代,正是欧洲封建贵族处于巅峰之时和新兴资产阶级蓄势待发的年代。贵族们在仆从的围绕下,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整日锦衣玉食,其生活方式是现代人无法重现的。以牺牲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而为少数人服务的年代,让不惜一切代价精工细作的高级定制有了用武之地。而如今的社会,中产阶层崛起,财富获得了更为平均的分配。服务于人们日常穿着的服装很难以高级定制的标准去实现,高昂的价格,往往令大多数人望而却步,只有少数的富豪及一线明星得以享受这一服务。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高级定制属于纯手工制作,耗费的工时不言而喻,其对工艺的要求极为苛刻,一位技师需要入行几年甚至是几十年才能够挑起重任。如今社会发展的高节奏和丰富性,很难让一批人数十年如一日的沉浸于手艺的钻研中去。和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缂丝、云锦等耗费工时的传统技艺一样,投入与产出不成正比的高级时装,不论是制造者还是消费者都只能无奈的维系着自己日益缩小的圈子。

Christian Dior

在新时代,人们对自由的追求体现在方方面面,不再以传统思维的标准要求自己,喜欢用更加广阔的视野和维度来衡量。精工细作的高级时装在自由思想看来,并非是最佳的选择;来自世界各地的服饰艺术,让看惯巴黎时尚的人们眼前一亮,审美疲劳烟消云散;贵族般的奢华生活,在自由思想看来,显得腐朽沉闷,人们更愿意以讲求个性、特立独行、宣泄情怀的方式生活;结合新材料和工艺,用机器高效低价生产出的成衣,可谓物美价廉,为高级定制花的钱简直成为了“冤枉钱”。源于宫廷贵族需求的高级时装,身份与地位的象征是其重要的需求。人们希望通过服装的华贵与特权装饰来体现阶级差异,塑造一种高高在上的形象。现代服饰对身份地位的彰显作用明显减弱,人们更愿意以一种含蓄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群体归属。

人类社会发展的动力是如此巨大,尤其上世纪人们经历的生活巨变更是超越以往数千年的总和。几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机器大生产让社会组织结构和生活方式发生了根本转变,我们所生活的世界日新月异。简单与实用的着装更适用于当今的生活和生产,重装饰和技艺的高级时装在现代社会显得格格不入,宽大的礼服,巨大的裙裾拖尾,显得笨重陈旧,更富机能性的现代时装,在体量上大大缩小,在结构上更加修身轻便,以往高级时装上常用的繁复宝石镶嵌和金丝刺绣并不适合大量的应用于现代服饰。

设计师Jeanne Paquin设计的这款时装,特点在于帽子上长长的羽毛与鱼尾式的后摆

机器生产带来的高效与便捷十分显著,机器对人类的挑战甚至引起了人类对未来被机器人统治的担忧。随着科技的进步,机器生产的服饰并不比手工制造差,新材料和新工艺层出不穷,有些甚至令传统技艺望尘莫及。成衣更容易将服装生产分解成流水线上的各个工序,更适合于大批量的生产,满足巨大的市场需求。同时,工业化生产和人口的急剧增长给社会发展带来了种种弊端,生态环境恶化,大量物种的绝迹,资源匮乏。这一切让人们越来越强烈的意识到资源的有限和不可再生。让奢侈的生活方式成为可耻与不负责。

时尚的流行速度也在加快,快时尚成为了一种趋势,高定精工细作的慢节奏,让人们不禁联想到热播电影“疯狂动物城”中的“闪电”。高级时装费尽心血的一套创意,在客户穿上的第一时间,已经普及到全世界的大街小巷,高级时装带来的殊荣,甚至连一秒都无法持续。大数据和云计算让大众参与时尚的趋势和力度更加明显,每个人都可以创造时尚,传播时尚。高级定制那种习惯于自上而下的传播方式成为了逆时代的行为。互联网的普及,让知识不再成为造成人们不平等的障碍,人人皆能获取第一手的时尚,皆可从丰富的艺术资讯中感悟出自我的服饰艺术需求。设计师变得不那么尊贵,技术权威受到严重的挑战,想成为优秀服装设计师的难度大大加强,难怪各大时尚品牌要么拼命换人,要么出现无人可用的用人荒。看来,年过耄耋的老佛爷只能不断地延迟自己的退休年龄了。

高级定制仿佛变得与大环境越来越格格不入,弊端种种。但是高级时装并非应该如此,它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一段历史。它仍然是服装设计的创意源泉和根本,仍然是服装艺术表现的最高峰。虽然未来变得扑朔迷离,但我们可以断言高级时装不会终结,它需要的是在适应时代潮流的基础上,拿出黄金岁月时的勇气,再次变革和崛起,高级时尚的艺术精神必将永存。

乱唐ol安卓版

豪门足球风云无限金币版

加勒比海盗启航下载

暗影剑客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