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客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来自越南的女杀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6:59 阅读: 来源:客车厂家

1989年

午夜,一艘私人货轮在南海蓬勃堡停着,里面全都是越南人,他们像蚂蚁搬家一样把船里面成箱的东西往外搬,不一会又开来一艘货船,那艘货船上有一盏明亮的照明灯,把四周照得如白昼一样明亮。

新来的货船上下来几个菲律宾人,他们都手拿AK47,光着强壮的膀子,带头的菲律宾人走上越南的船上后就热情地伸手和其中一名越南人握手,他说:“朋友,你好吗?”

越南人说:“好久不见,我很好,来看看货吧。”

两伙人都进入越南的货船上,越南人一起把刚抬上来的箱子一一打开,里面装的全是成袋的毒品,一个菲律宾人拿出一袋放在脸上闻了闻,他说:“很好,我非常喜欢,我们合作愉快。”说完,两人再次握手。

突然!不知在哪里钻出一艘中国海监船,上面挂着大机关枪,那海监船的大喇叭发出警告:“我们是中国海警,这是蓬勃堡,是中国的领土,你们被包围了,我劝你们赶紧投降,要想打我们随时奉陪!”

那些人都慌了,越南人说:“快抄家伙,往回赶!”说完,那些越南人和那些菲律宾人都拿起船上的枪朝中国海监船开枪,枪声像鞭炮一样,几道火光一起射向了海监船,整艘船被打得船身直冒火星,但中国海监船没有还击,那些越南人和菲律宾人都愣了,他们停止了开枪——船上好像没有人!突然,又钻出五艘中国海监船和两架直升机,五艘海监船一起向他们还击,直升机俯冲下来发出一连串的导弹,好几个越南人和菲律宾人都被气浪推到海里,高空上上跳下来几名伞兵,那些伞兵在空中朝他们开枪,那些越南人和菲律宾人都跑进船里。这时,从船里头跑上来一名越南小女孩,她哭着喊:“妈妈,我害怕。”她的妈妈蹲下来哭着说:“孩子,要勇敢活下去,你要记住为我们报仇,那些人都沾满了咱们同胞的鲜血,咱们不能放过他们。”说完,她举起小女孩说:“记住,一定要为你爸爸妈妈报仇!”说完,她一把就把她扔进了海里。

这时,中国的海警都登陆了这艘越南船,他们走向船的里面。突然,一团火光赫然从船底喷了上来,没等海警们逃跑烈火就把他们吞噬了,连骨灰都没剩下。

2013年

“砰砰砰!”三声敲门声打破了沉寂,曾静去开门,打开门一看原来是莫东和莫西,他们满头大汗,他们俩都是这一片的警察,也是一对亲兄弟,其中,莫东和曾静早就认识,曾静问:“两位有什么事吗?”

莫西说:“能不能让我们进屋坐坐?”

“进来吧。”曾静说完他们就进来了,他们俩各坐在一张椅子上,曾静问:“你们刚才干什么去了?”

莫西说:“追劫匪。”

莫东说:“抓小偷。”

曾静忍住笑,他们俩对视一下,莫西又说:“抓小偷。”

莫东说:“追劫匪。”

曾静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他们俩也尴尬得挠着脑袋,曾静说:“快点说到底干什么去了,我可不招待犯人哦。”莫东说:“去……去按摩店了,行吧?”

曾静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了她说:“好好好,我招待你们,我给你们倒茶哦。”曾静转身去厨房里给他们沏茶,莫西说:“喂,刘博的媳妇长得挺漂亮啊。”莫东说:“去去去,少打歪主意。”

不一会,曾静端着茶壶和三个水杯走到他们俩面前,并且给他们都满上,最后给自己也满上。莫东和莫西都喝完了杯里的茶水,莫东说:“我跟你说哦,最近你可别出门,现在外面很危险。”

曾静疑惑地问:“怎么了?”

莫东拿出一张照片说:“这个女人,我们都叫她黑衣女郎,好家伙,她好厉害啊,三天杀死了八个人!”

“嗯,我们的弟兄就死了三个。”莫西补充到。

曾静拿过那张照片看,这是一个拿着狙击步枪准备射击的女人,她一头长发,带着太阳镜,上半身穿着黑风衣,下半身都藏在阳台底下。

突然,一声门关上的声音,刘博走进来,看到莫东和莫西后说:“两位,今天怎么有空来我家啊?”

莫东说:“我们就偷偷地跑出来了。”

曾静递给刘博那张照片让他看,并且告诉他这是杀手,刘博看着照片里这个女人问:“她有多厉害啊?”莫东说:“好家伙,她经常趁人不备的时候开枪,有时候在哪开的枪我们都不知道,有一次我们去追她,她跑到人群里一下子就不见了,我们当时让在场的人都手抱头,接受检查,但就是没找到她。”

刘博笑了笑说:“那不是神了吗?”

“就是神,她可以不用任何东西就能模仿任何人的说话声音,有一次,她用市公安局局长的口音打电话给我们说东城区有人抢银行,让我们赶紧去现场,但我们到了东城区根本就没有抢银行的事件发生,后来,我们向局长证实情况的时候发现局长已经被害了,所以我们抓她真的非常不容易。”莫东说。

“那有什么线索了吗?”

“我们暂时查出她是越南人,小时候是中国人把她养大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要报复中国人。”

刘博感到毛骨悚然,他说:“好了,我们会小心的,谢谢你们。”

莫西看到曾静带着手表,他说:“大嫂,几点了,我看看。”说完,他一把握住曾静的手看了看表说:“哎呀,都下午五点了,我们该回去了,不然局长又该骂人了。”

莫东说:“哎哎哎,干什么呢,揩油啊,还摸人家的手。对了,刘博,你现在干什么工作呢?”

刘博说:“哦,好久不联系你们不知道,我开饭店呢,就在楼下。”俩人都楞了一下。

几天后,两个穿西服戴墨镜的人来到了刘博的饭店里,他们一进来服务员就热情地问:“您好,请问吃点什么?”

其中一个人看了看她说:“没叫你,把你们老板叫来。”服务员一脸黑地回去了,服务员走到刘博身边说:“老板,那边有两个人,好像是来找茬的。”不一会,刘博出来了,刘博一出来就紧张地说:“两位兄弟你们好,请问你们吃……”刘博愣住了!他说:“莫西?”然后又转过头看另一个人说:“莫东?”刘博笑了笑说:“两位,呵呵,吃什么啊。”

莫东说:“笑个屁笑,有什么好吃的,送上来!”

刘博笑着说:“你们俩怎么有空,不怕局长找到啊,吃什么?我请客!”

莫西一拍桌子怒吼:“叫唤什么!给你脸还上脸了是不是?把最贵的送上来!”

刘博还是笑着说:“两位警官,注意点你们的口气,要是明天上了头条可不好办。”

莫东说:“你说你小子怎么想的,好好地警察不当偏要开什么饭店?”

“哦,原来是为了这个啊,重走青春呗,我想干点不受别人指示的工作,因为我之前一直打工,看惯了别人的脸色。”

“要是这样那我们就捧捧场哦,明天我们将在这里会见一个人。”莫东凑到刘博耳边说:“是关于黑衣女郎的。”

“那有需要我准备的吗?”

“没有,明天我们要见见她的养父,所以,明天这里就全靠你了。”

刘博一听,拍拍胸脯说:“没问题。”

第二天,市新上任的公安局局长和莫东莫西围坐在一张桌子,不一会,来了一位老大爷,满头白发,一脸褶子,但腿脚很强壮,根本不拥拄拐棍。他走到局长的桌子旁坐下,并且和他们一一握手。刘博拿着水壶给他们都倒满茶水。

局长说:“我们还是闲谈要紧事吧。你是从哪一年认识她的?”

老大爷说:“1989年,那些年我还住在海口沿海地带,一天下午我在岸边大鱼,突然看见海面漂浮着一个人,我把那个人打捞上来一看,是个小女孩,我赶紧就把她送进了当地的诊所,不一会她咳嗽两声醒过来了,我说话她能听懂一半,她告诉我她是越南人,她之所以会点汉语是因为她想长大了移民到中国,越南因为战争导致的饥饿、贫困太严重了。”

局长接着问:“你问她为什么会在海面上漂浮吗?”

“她告诉我是因为遇见了武装分子的追杀,她说她父母都死了,就剩下她一个,她就一直往中国这边游,游了一天一夜实在游不动了,也没吃过东西就昏过去了。后来我就收养她了,我给她起名叫春妮,当时政府要对我们贫困山区进行援助,所以我把她送进学校让她读书,而且还不花钱,就这样,她长大了,她念完高中就出去打工,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没看见过她。”

“这么说你对她也不薄啊,那她为什么会报复我们呢?”

“这个我不知道,她小的时候特别爱锻炼身体,有些男生都没有她力气大,她说她很喜欢中国功夫,我就凑钱让她去武术学校学习中国功夫,武术学校的教官说她学习非常好,而且很认学,不贪玩,她是从小学五年级就上了武术学校,一直在武术学校呆到高中毕业,高中毕业以后就离开了武术学校。”

局长苦笑一下:“弄了半天原来她是用中国的东西打中国人。不过有一点我们感到很高兴,就是你给她起的名字,我们通过户籍查一下就行了。”

“没用的,当时她又没有户口,而且那个年代打工也不用身份证复印件,所以她没有户口也没有身份证。”老大爷说完,局长的脸又拉长了。

局长说:“好了,今天谢谢你,我们就告辞了。”几个人都站起身要走,老大爷说:“那……那我收养的那个孩子……”突然,一颗子弹穿透玻璃钻进了老大爷的脑袋里,血从脑门上喷了出来,饭店里的人吓得一片尖叫,老大爷的脑袋上被打穿一个洞,然后他向前趴在了桌子上,又坐在了椅子上。接着,又打过来几颗子弹,局长抬起头看见对面的楼顶上有个女人用狙击步枪朝这边射击,整整十颗子弹全打在了老大爷的身上。打完了子弹黑衣女郎转身就走了。

局长说:“我在这里看护现场,莫东莫西你们去追!”莫东和莫西两人跑出饭店外面,莫西说:“你去楼上,我去追黑衣女郎。”

“好!”莫东答应一声就跑上楼顶,黑衣女郎还在楼顶,她放下去一根绳子,绳子一头拴在楼顶上,然后,她右手抓着绳子沿着楼的墙壁飞快地往下跑去,跑到楼底下正好碰见了莫西,莫西说:“站住!别跑!”但黑衣女郎撒腿就跑,莫西紧跟着就去追,黑衣女郎脚一蹬墙壁,两手一抓上面的平台纵身一跳就翻过了墙,莫西笨手笨脚地爬上墙,然后再跳下去。黑衣女郎浑身轻盈地爬上平房的屋顶,在屋顶又飞快地跳到另一个屋顶,然后又跳到大街上的一辆汽车顶上,她纵身再跳又跳到前面的一辆车顶上,不断地往前跳,跳在一辆大卡车上,卡车开到一座桥上,她两腿一蹬一脚踹碎桥边的广告牌,桥下的火车刚好路过,她准确无误地跳在一列火车旁边,然后爬上火车,乘着火车向远处走了。

莫西追过来的时候累得气喘吁吁,他跑到大桥上冲她喊:“你……你有能耐就飞到飞机上给我看看。”莫西蹲在地上喘着粗气,一边歇口气一边擦脸上的汗,过了十分钟左右,莫西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手机,对方说:“我是局长,我们抓到黑衣女郎了,她在北京西站,快过来!”

“啊?我还得跑过去啊?”

“想办法,她就在这。”

莫西又只好跑到了北京西站,到了北京西站发现莫东也跑了过来,他也跑得满头大汗,两个人跑到了北京西站,发现北京西站站着很多武警,武警队长说:“你们来干什么?”

莫东累得说话力气都没有了,他一边喘气一边说:“不……不是说……抓到……黑衣……女郎了吗……”

武警队长一愣!他说:“谁说的,我们听到侦查员说她过来了,我们一直在这等着呢。”

“啊?”莫东和莫西一口同声地说,武警队长问:“谁让你们过来的?”

莫西说:“是……是我们的局长……”

他脸色瞬间就苍白了,他说:“糟了,那是黑衣女郎模仿你们局长的声音说的,快过去!”莫东和莫西和他们一起上了车往回赶,当他们跑到刘博的饭店时赫然发现局长已经倒在血泊里了!刘博看了看他们失望地说:“已经没气了。”

莫西失望地蹲了下来,莫东一脚踢在了门上。刘博说:“就在刚才局长接到了莫西的电话,说抓到黑衣女郎了,局长刚出门就被打死了,十发子弹,全都中要害上了。”莫西欲哭无泪,他说:“放她狗臭屁,你看我都累成啥样了还抓到她了,这又是那个混蛋模仿我的声音给局长打的电话。”

刘博问:“你们接电话的时候手机里不显示对方的手机号吗?”

“有时候是不显示的,因为信号不好,所以有时候显示无号码。”莫东补充道。

刘博对他们有些失望,他说:“拍几张照片、找点线索就走吧,我还要做生意呢。”说完,他转过身就和服务员把打饭店打扫打扫,虽然现在饭店里一个客人也没有。

一天晚上,刘博把曾静叫了出来,并且把她的眼睛都蒙上,曾静好奇地问:“要去哪啊?”

刘博跟在后面说:“往前走,给你个东西。”曾静很听话地往前走,她走了一段说:“是这里吗?”

“往左边点。”

她又往左边迈了一步,“是这里吗?”她问。

“对了,别动!”刘博说完,一把摘掉她的眼罩,那一刻四周的烟花立即窜上一米多高,火花围成了“心”形,把他们围在了中间。刘博手里拿着一把玫瑰花说:“还记得这里吗?这是我当年向你表白的地方,那天晚上我就在这里,趁着没人,把手里的玫瑰花送给你的,我说过要给你幸福,但是,结了婚以后我却没能给你幸福,反而给你了太多的冷漠、孤独。好久都没和你聊聊了,有一句话我好久都没说了,我们都快要忘了。”刘博单腿跪地,把玫瑰花举到她面前说:“我爱你,不知多久了,我都没说这句话了。今天是你生日,好久都没这样和你过生日了。”

曾静捂着嘴哭着扶起他说:“谢谢你,我觉得和你结婚之后都很好,你没有给我冷漠,也没有给过我孤独,你为了这个家整天工作,我已经很满足了,我不希望你每天那样受累,我已经很满足了。”说完,两个人抱在一块,哭得特别大声。那天晚上,刘博在饭店里给她准备了一个大生日蛋糕,两个人在饭店里一直吃了半夜十二点,刘博为了她喝了很多酒,而曾静却从来不喝酒。吃完了蛋糕,曾静把刘博抱在了床上,曾静对着他轻声地说:“你就知道喝酒,喝完酒就就我给你收拾。”

她说完,刘博的嘴里还叨咕着:“老婆……我爱你……喝酒……”

公安局把黑衣女郎的通缉令贴得满大街都是,电线杆上、墙壁上都是她的那张通缉令,上面还写着对提供有利线索者奖励五十万。而这时,黑衣女郎却在一处废旧的大楼里,她用老式电报给别人发电报。这时,几个小孩沿着楼梯从楼下跑了上来,黑衣女郎警惕地转过头看着他们。那些小孩也看着她,她说:“几位小朋友,这里不能玩,赶快出去吧。”

那几个小孩很听话的转身就下楼了,跑到楼外面,其中一个小孩说:“喂!你们发没发现刚才那个阿姨好像是小偷啊。”

另一个小孩惊讶地说:“不会吧。”

“你看看!”他指着墙壁上的通缉令上的照片说。那几个小孩也都看见了,他接着说:“我们还是快告诉警察叔叔吧,让他们来抓坏人!”说完,几个小孩就都跑光了。

不一会,警察、特警就把整栋大楼围得水泄不通,黑衣女郎看了看外面,她接着发电报:“我遇到麻烦了,快来接我。”楼下的一名警察吩咐他的手下:“记住,见到黑衣女郎格杀勿论!”说完,那些特警快速的跑进楼里,黑衣女郎看了看楼下,拿起巴雷特对着最前面的特警就是一枪,“嘭!”一声闷响,他的腿都飞了,接着她又打其他人,莫东和莫西躲在最后面仔细寻找她的位置,枪声不断地响着,这栋楼窗户就有将近两千多,这些人根本找不到她的位置。莫东说:“我们这样不是办法,都往里冲!”他说完,人群像海啸一样往楼里冲。

她的巴雷特打完了,换一把AK47朝楼下开枪,地上的土被打起一米多高,不少人捂着伤口惨叫,有的人给伤员包扎。这时,最先冲的那些人冲进了楼里,黑衣女郎转过身,他们刚跑上来,就对着他们一顿扫射,那群人七零八落地都滚下楼梯了,随后,她又扔出一颗手雷,转身急忙跑向楼上,身后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她躲在一个柱子后面,换了一个弹夹,走到窗后朝外面扫射,而后面的特警又冲上来了,她再次转过身对他们扫射,那些特警急忙躲开了,子弹把周围的墙壁打得直冒火星子。

这时,外面传来了“哒哒哒哒哒……”的声音,莫东和莫西抬头一看——是一架直升机!那直升机上还搭载着一把机关枪,莫东惊讶地说:“神啊,这不是在拍好莱坞大片吧?”突然,直升机上的机关枪赫然朝下面扫射,这群警察被打得慌忙逃窜,警车一个接一个地爆炸了,很快,地上尸骸遍地,没人再反抗了。这时,莫西吓得爬上了旁边的一颗大树上,他看到树上还有一个人吓得捂着耳朵,莫西说:“兄弟,我也上来躲一下哦。”而旁边的就是莫东,其他人都躲在其他地方,直升机在空中转圈着扫射,地上的汽车还在不断爆炸,爆炸声、机关枪声络绎不绝。

黑衣女郎跑到了楼的最上层,特警也追上来了,她端起AK47朝他们扫射,但一连串子弹飞过来打在了脸旁的墙壁上,擦出一连串火花,她急忙将头缩了回来,她拿出一颗闪光弹,立即扔过去——那些特警捂着眼睛大叫起来,趁这时,黑衣女郎端着枪站出来朝他们扫射,人群还没等反应过来就都倒下了,那些人的惨叫声仿佛要把枪声淹没了一样,黑衣女郎一口气打光了一整个弹夹,然后换了个弹夹,走上楼顶。

直升机在楼顶空中停下了,然后扔下一条铁链梯子。

她刚上到楼顶,突然,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脚,黑衣女郎差点没摔倒,她回身一脚踢在那名特警的脸上,那名特警随即松开了手。又上来一个人,黑衣女郎一把拽住他的枪,拔出他的匕首,转过身朝脖子就是一刀!这时,又跑过来三名特警,其中一个人叫喊着拿着匕首扎过来,黑衣女郎从下往上一拳打在他的胳膊上,但匕首还是在她右手的手臂上割了一刀,刀把她袖子割破了,露出了一道血丝,那名特警的胳膊发出“咔!”一声脆响,胳膊肘子一下子向下折到了后面,然后蹲下身横扫一腿把他绊倒,又跳起来一脚踩到他的脸上,他发出“啊……”一声惨叫,吐出一口血就不动了。另外两个愣了一下,他们俩一起冲过来,黑衣女郎跑过去一拳打在其中一个人的脸上,他的脑袋里立刻一百八十度转到了后面,然后回过身一拳打在另一个人的肚子上,拳头从前面进去,从后面出来,他吐了一大口血就往后倒下去了。

忽然,她看到楼下又跑上来一群警察,她转过身急忙往飞机上那边跑,跳过去,一把抓到直升机扔下的铁链梯子,那些警察跑上来朝她开了几枪,但飞机立刻就带着黑衣女郎飞走了……

晚上,莫西来到了刘博的饭店里,曾静算着这一天的账单,员工们都下班了,整个饭店就她一个人在算账,屋里一片安静,莫西走到她身后咳嗽了一声,她转过头看到了莫西,问他:“这么晚了,吃点什么?”

“给我倒一杯茶水。”莫西随便应付了一句。

不一会,曾静给他拿来一个杯子和一个茶壶,并且给他倒满了一杯茶水。莫西说:“今天我们遇到了黑衣女郎,并且和她展开了枪战。”

曾静大吃一惊:“啊?那你们都还好吧。”

莫西摇了摇头说:“不,她太厉害了,我们几乎全体阵亡,还有几个人还在医院抢救呢。出乎我们的意料是她居然有同伙,她的同伙开直升机把她接走了。”说完,莫西一口喝掉了杯里的茶水,曾静震惊地说:“怎么会这样?那以后该怎么找到她啊?”

莫西放下了水杯说:“没关系,不过我们发现了这个。”说完,他把一把匕首扔在了桌子上,他说:“这把匕首割破了黑衣女郎的手臂,我们已经采取了DNA,另外,我看见你的手臂也受伤了,我想问问,你的手臂是怎么弄的?”

曾静紧张地满头大汗:“怎么?你怀疑我?”

“其实我早就怀疑你了,那天我和莫东去你家喝茶我就开始怀疑你了,还记得我当时摸你的手看时间吗?”曾静想起来了,那天他握着自己的手看了看点,莫东还说:“哎哎哎,干什么呢,揩油啊,还摸人家的手。……”

莫西接着说:“当时我摸到了你的手背青筋凸起,并且手心上还有茧子,我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一个家庭主妇的手会如此有力气?我当时没有揭穿你,但是今天我不得不说了,如果你扔不承认你就是黑衣女郎就跟我回去进行DNA对比看看!”

曾静顿时无话可说了,她紧张地浑身发抖,大汗淋漓。突然,“砰!”一声枪响,一颗子弹穿透了莫西的胸膛!莫西捂着伤口倒在了地上,莫西用沾满鲜血的手拿出腰间的手枪,他说:“你们这些个王八蛋,打着我了……”接着他举起枪朝后面“砰砰砰……”连开了好几枪。

莫西后面传来陈文同的声音:“曾静……你还等什么?快杀死他!”

曾静早已哭得泪流满面了,她直摇头,莫西猛地站起来,一脚踢翻桌子,桌子在空中连续翻转几个圈后重重地砸在了他们的脑袋上,然后,莫西飞快跑到墙壁前,用脚一蹬墙壁整个人迅速在空中横着地旋转起来,“啪啪啪啪啪……”几枪下来他们倒下好几个人,莫西躲在桌子下面,猛地扔过去一把椅子,陈文同用散弹枪,一枪打碎了那把椅子,然后莫西一把推翻了桌子,他摔倒在横倒的桌子下,子弹立刻在耳边飞快地穿梭着,不但有AK47,还有陈文同和其他人一起用手枪朝他开枪,有的子弹打穿了桌子,子弹钻进胳膊上,还有的钻进了胸腔里,莫西只能捂着头躲在桌底下不敢出来。

不一会,枪声停下了,留下了满地的子弹壳。陈文同说:“曾静!你为什么不杀死他?你难道你忘了你的父母是怎么死的吗?”

曾静大喊着:“不——我不能杀他——我不想杀人啦——”莫西在桌子底下换了一把弹夹,莫西说:“曾静,如果你还拿我当朋友明天就去自首,你明白我们都对你咋样。”说完,他猛然站了起来,朝他们“啪啪啪啪啪……”连续开枪,但陈文同他们立刻举起了枪对着莫西疯狂扫射,莫西的身体不断往外冒血,子弹的穿梭使他瞄不准前方,最后,他终于倒下了,身上的弹孔还在冒着白烟。

曾静急忙跑过来说:“莫西……你不能死……”但莫西已经闭上了眼睛,曾静看着他嚎啕大哭着,突然,一把手枪对准了曾静的头!曾静一愣——陈文同早已站在她身后了,陈文同说:“你刚才为什么不杀死他!”

突然,曾静抢过手枪对着自己的头,但陈文同立刻握住了手枪,曾静和他拉扯着,陈文同说:“你***疯了吗?”然后,一把枪下曾静手里的枪,曾静哭着说:“我不想杀人了。”

“你难道你忘了你父母是怎么死的吗?”

“我没忘!但我们为什么要滥杀无辜!”

陈文同放下了手枪说:“这就是生存,人性都是贪婪的,我们忍饥挨饿,吃不饱喝不好,可他们,他们居然可以把整桌的饭菜倒掉!我们只能看着食物在眼前走过,却不能拥有食物。这世界就是这样,只有强者才有机会征服世界。”

“强者?我们就不能和平共处吗?”

陈文同蹲下来说:“和平共处?你太天真了,当初英国殖民非洲,贩卖黑人时候怎么不和平共处?后来,德国屠杀犹太人,进攻比利时和苏联,日本屠杀中国南京,偷袭珍珠港。你怎么能和他们和平共处?我们要当强者,强者才不会被人欺负。”

曾静没有理他,陈文同站起来说:“明天我们要搞一次大的,明天中午十二点我们就要炸掉天安门,因为我们除掉这个大老虎就可以拥有南海了,南海的石油资源全都是我们的了,记得明天一定要来,否则我将会连今天的旧账一块算,到时候你的脑袋可能就不在你的肩膀上了,知道吗?”

他们把曾静送上车里,车刚开走刘博就来到了饭店门口,他看了看饭店,里面一片狼藉,他走进去一看——莫西躺在地上,身上的血几乎快要流干了!刘博急忙跑上去试图叫醒他:“莫西!莫西!”但他就是不醒过来,他站起来急忙打电话叫救护车。

不一会,救护车把莫西送进了医院,刘博在一旁忙安慰他:“莫西,你挺住!你不会有事的,你挺住!”到了手术室门前刘博停下了,他坐在椅子上焦急地等待着,他忽然想起曾静,他打电话给曾静:“喂!你在哪里?”

“我在家里,你快回来,黑衣女郎追到饭店里了,我躲回家里了。”放下电话,刘博急忙就往家跑,很快他就从医院跑到了家里,他刚打开门赫然看见了曾静!曾静以为他会怀疑自己是黑衣女郎,可她想错了,刘博一把抱住了曾静,他在她怀里哭出声来:“能见到你太好了,你没事吧,你吓死我了。”

曾静眼圈也红了,她说:“我没事,我不是好好地吗?对了,救护车把莫西送走了吗?莫西受伤了,我给他叫了救护车,我实在太害怕了,就跑回来了。”

刘博还在抱着她说:“你为什么不报警?”

“我吓得脑袋都不怎么灵敏了,哪想到报警啊,莫西怎么样了,我想去看看他。”

刘博松开了她说:“我已经把他送进医院了,他现在正在抢救中。”

曾静终于哭出声来,她捂着嘴说:“刚才他还好好的,他还向我要了茶水,怎么现在就进医院了……”

“我心情和你一样,明天咱们就去医院看看他,好吗?”

“嗯。”曾静连忙点点头。曾静说:“坐下,先吃饭吧,我没敢开灯,就热一热剩菜。”刘博坐下来说:“行了,剩菜也行,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

“我们快吃饭吧,时候不早了,明天还要收拾饭店,吃完赶紧睡觉吧。”

夜里,两个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刘博无奈地坐了起来说:“我睡不着。”他坐起来,下床走进了客厅里,而曾静也没睡着,眼睛睁开了。刘博一会坐在沙发上抽烟,一会站在窗前看看外面。曾静在床上手里握着结婚照,借着外面的路灯看看手里的戒指,这天晚上显得特别漫长……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早上,刘博急忙换好了衣服,他说:“我要去医院看看莫西,你也去吧。”曾静说:“我等一会去,你先去吧,我一会去饭店打扫打扫。”

“那你小心点。”刘博叮嘱她后,自己转身就走了,曾静想叫住他,但话刚到嘴边又咽下去了。曾静走进了卧室,她从床底下拽出一个皮箱子,她把皮箱放在了床上,打开了皮箱,里面有长的假发、太阳镜、黑风衣、黑平底鞋、黑裤子、肉色面具、还有一把手枪。她坐在镜子前,戴上了假发,立刻她就拥有了一头美丽的长发,换上了那件黑风衣、黑裤子、黑平底鞋,最后,她又戴上了那张肉色面具,她的脸立刻变成了一张别人的脸,一张比自己小好几岁的清纯的脸。她仔细看了看现在的自己,最后一次看看另一个自己,然后,她又摘下了人皮面具——她想让更多的人看到她本来的面孔。

医院里,莫西被送进重症监护室,旁边的护士在打扫卫生,忽然,她听见了什么声音,仔细寻找后发现是莫西说的,她把耳朵放在了莫西的嘴边,想听听他说的是什么。这时,刘博和莫东来了,刘博轻轻地推开了重症监护室的门,护士说:“你们来得太是时候了,他醒了,好像在说些什么。”

莫东急忙跑上前去说:“大哥!你说什么?”那声音很小,刘博立刻把耳朵都贴在了他的嘴唇上,他依稀地听见,他好像是说:“中……午……十……二……点……支……援……天……安……门……”

两个人立刻站了起来,“他们要炸天安门!”刘博的声音把护士下了一跳,护士说:“什么什么?怎么了?”

刘博没有告诉她,刘博急忙说:“我们快走!”临走时,莫东走到莫西的面前说:“哥,你先歇歇吧,我是莫东,一会再回来看你。”

两个人夺门而出,莫东开着警车,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对!他们可能要在天安门做手脚,快联系周围部队。”

“长安街的车太多,最近的军队也可能一小时左右才能到达。”

“什么!一个小时!那天安门早就炸成灰了,叫他们快点。”

“记住,一定要保持天安门人员疏散秩序,联合武警,让游客尽快撤走。”

莫东放下了电话,他看见刘博在搞什么东西?他问:“你在干什么?”

“我在做燃烧瓶,在越南战争时有人用过,这东西非常好使。”

还好,没有遇到堵车,没多久就到了天安门。

天气火辣辣地热,太阳高照,天空不见一点云彩。到了天安门莫东和刘博就看见天安门的武警们在疏散游客,但那些游客很不买账,有的说:“我们来一趟火车票多少钱你们知道吗?来回路费你们赔啊。”还有的说:“我们公司放了几天假,来这里玩玩怎么不让了,不让为什么不早说?”面前的武警一时慌了神,刘博和莫东急忙跑过来解围,莫东说:“大家听我说,一会儿将有恐怖分子在这里发动袭击,请大家立刻疏散!配合一下好吗?”面前一个男人说:“你们一会说演习,一会说有恐怖袭击,到底怎么回事啊?”

王府井商业街的商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让他们撤离,但是没有一个人要准备撤离,城管队长用大喇叭喊:“我只接到命令让你们撤离,请你们配合一下好吗?我求求你们了,咱们在一起都是老朋友了,我们和大家相处这么长时间,我们是什么样的人你们还不知道吗?”

天安门前来了好几十个特警,和一些普通警察,几乎这一地区内的警察都来了,他们手持冲锋枪,来劝说群众撤离,莫东看了看表:已经十一点半了。莫东无奈地挠了挠头发,他说:“实在不行就强行赶他们走。”刘博说:“不行!那样会造成群众的示威游行的,到时候后果会更糟。”

“联系到国务院了吗?那边有什么指示?”

“因为事情突然,所以他们正在集结部队,部队就在路上往这边赶。”

曾静来到了午门的前面,因为午门后面要收门票,所以她没进去,她怕被人怀疑就没有穿黑风衣,她看了看四周,那些人像没事一样,她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拿出一团垃圾,她想起陈文同说的话:“我们把炸弹放进垃圾里,到时候你就把垃圾扔进垃圾箱里,那些警察再英明也不会对扔垃圾的人产生怀疑的。”曾静果断地把那团垃圾扔进了垃圾桶里,然后,她又走到另一个垃圾桶旁,又扔进去一团垃圾,就这样,她几乎把炸弹都放进了垃圾桶里,她对着衣领上的对讲机说:“好了,一切准备就绪。”说完,她走向天安门的外面……

陈文同和一伙人躲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后面的车里,陈文同对着对讲机说:“再过五分钟南海的一切就是我们的了,哈哈哈哈哈。”他的手表显示着十一点五十五分,对讲机里传来其他人兴奋地笑声。

刘博看了看表,他大吼一声:“糟了!还有不到一分钟!”可那些游客仍然不肯走,他很是无奈,只好努力劝说游客。

陈文同看了看手表——已经十二点了,他拿起手中的遥控器,看着天安门那些不肯疏散的人群,又看看过往的车辆,他猛地按下了按钮——没响!“曾静出卖了我们!执行第二套计划!”陈文同说完,拿出AK47跑出来就跑向天安门。

突然,从人民英雄纪念碑后面“嗖嗖嗖嗖嗖!”窜出五辆摩托车,他们的摩托车开得飞快,冲进了人群里,然后迅速引爆炸弹,“哄——”一团火焰在人群中升起,爆炸把很多人炸得四分五裂,满地都是残肢。另一辆摩托车冲到长安街上,他猛地跳上了一辆汽车上,然后,借着汽车的挡风玻璃向上滑出五米多高,然后下降扎在人群里,火花立刻包裹了没来得及逃窜的人。场面顿时混乱起来,人群像洪水一样蜂拥逃跑,有的摔倒了,摔倒的直接就被踩死。这时,又一辆摩托车朝人群这边冲来!那些人看见摩托车吓得立刻就往回跑,那骑摩托车的人还没来得及跳下就被一名交警用胳膊拦住他的脖子上,两个人和摩托车立即倒在地上,“哄——”火红的烈焰把两个人一瞬间吞噬了。

刘博和莫东带着几十名特警去追那些摩托车,这时,两辆摩托车看见了他们,他们调转摩托车朝他们冲了过来!莫东和那些特警拿出枪对着他射击,其中一个人被子弹打成了筛子,血不断往四处喷溅着,但他依然顽固地冲了过来,最终摔倒在地上,那辆摩托车在地上飞快地滑动着,依靠惯性滑到了他们身后的车底下,但炸弹没响!所有人急忙跑开了,突然,身后传来剧烈的爆炸声,气浪把这些人都推倒在地上……

另一辆摩托车刚开过来,刘博跑起来一个飞脚踹下车上的人,然后那辆摩托车被甩到了后面空地上爆炸了,那个人吐出一口血就死了,刘博说:“别忘了,当年老子也是警校毕业的。”

莫东和那些特警躲在一排汽车后面对着陈文同射击,而陈文同他们将近一百五十多人有的用AK47还有的用M16朝他们射击,莫东身边的特警不断受伤倒下,刘博在后面连续扔过去几个燃烧瓶,燃烧瓶摔在地上后立刻燃起火焰,有的人被白磷淋到了,身上立刻起火,其他人赶紧帮忙去扑灭火,又飞过来一个燃烧瓶,燃烧瓶掉在地上燃起熊熊大火,陈文同那些人不得不绕着走,很快,莫东身边的特警没几个了,莫东大喊一声:“都往后撤!刘博!你不是警察快躲起来!”刘博往后跑,躲在了后面一辆大卡车后面看着。

莫东和那些特警一边射击一边往后退,不时还有警员受伤倒下,其他人则拽着伤员一起往后撤,但途中还是被子弹打中了。这时,莫东的冲锋枪发出“咔咔!”两声,他低下头一看——没子弹了!

这时,一个黑影拿着AK47走了过来,她端起枪就向陈文同他们开枪射击,刘博在不远处看见了,他想起莫西在医院里说的话:“黑衣女郎……就是……曾静……你千万要劝她自首……”莫东躲在一辆车后面,曾静走过了莫东,她一边往前走一边扫射,她用脚勾起地上的一把AK47,猛地把那把枪勾到了空中,然后伸手利索的接住了枪!她用两把枪朝那些人扫射着,陈文同身边的人一群一群的倒下,突然,陈文同的肩膀喷出一股血,他惨叫一声倒在了一旁,曾静手里的两把AK47子弹都打光了,她又一个向前跳跃,子弹在脚底下的地面上擦出一串火花,她捡起地上的另两把AK47继续扫射,那些人还没来得及瞄准就纷纷中弹,在惨叫声中倒下。陈文同看到曾静在向自己人开枪,他偷偷地用手枪对准了曾静,“砰!”一声枪响,子弹打在了曾静胳膊上,曾静立刻用另一把枪对着陈文同扫射,但陈文同急忙又朝她“砰砰砰……”开了好几枪!曾静惨叫了一声就重重地摔在地上,她的衣服被鲜血染红了。

枪声立刻停止了,陈文同的人都死了,他站了起来,他一步一步地向天安门走去……他走过了曾静的脸庞,以为她死了,走过了莫东,他可能没看见莫东。这时,陈文同身后的一名特警爬到了他的后面,用手枪对着陈文同的腿“砰!”就是一枪,陈文同应声单腿跪在了地上,那名特警对着他的腿又开了一枪,子弹穿过了他的腿,他的腿发出“咔!”地一声脆响,接着又是一枪!陈文同瘫倒在地上,他艰难地转过身用M16对着他发出一连串的枪声,子弹穿透了他的身体,那名特警像触电一样,吐出了一大口血,然后,他仰起头看着天空闭上了眼睛……陈文同再次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向天安门走去。

这时,曾静坚强地站起来了,她用枪拄着,嘴里的血不断地往下流着,她用尽全身力气端起AK47对着他,陈文同立刻就反应过来了,他转过身端起M16对着曾静扫射,同时曾静也按响了手里的枪,子弹像雨点一样打在曾静的身上,每打一下血就向外喷出一股。这时,刘博看见了,他拿一瓶燃烧瓶急忙跑了过去!刘博大喊一声:“王八蛋!你***吧!”说着,他便扔出了燃烧瓶,陈文同立刻转过身看见了空中的燃烧瓶,他举起枪对着空中的燃烧瓶开枪,但玻璃瓶打碎以后白磷一下子全泼在了他的身上,陈文同顿时成了一团火,他满地打滚要压灭身上的火,但火就像做对一样直到他一动不动了火还在烧着。

这时,军队都来了,密密麻麻的军队把天安门广场上的这几个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还有一些狙击手在高楼上瞄准着广场上,曾静用AK47对准了自己的下颚!刘博大喊一声:“曾静!别乱来!有话好好说!”

曾静用手掌对着他说:“别过来!我就是黑衣女郎!”

莫东立刻跳出来,他举着自己的警官证向四周的军队喊:“别开枪!停!我是警察!别开枪!”军队的一名指挥官说:“所有人都放下枪,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开枪。”四周的军人纷纷放下了手里的武器,然而,楼上的一名狙击手却没有放下枪,他换了一副弹夹,重新对准了曾静的额头,现在只要他轻轻地按一下,曾静的头就会立刻爆掉。

曾静的枪仍然对着自己的下颚,她哭着说:“八九年的时候,我父母在蓬勃堡交易毒品被中国海警射杀了,我是来报仇的,可我杀了我的养父,我更对不起这些年伴我成长的这片土地,我连报答养育之恩的能力都没有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刘博冲她大喊一声:“别开枪!”刘博和莫东急忙向曾静跑去……曾静闭上眼睛……咬紧牙齿……狠狠地按下开火,“砰!”一声沉重的枪响曾静眼前一片漆黑。

曾静感到微风从脸面拂过,不一会,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四周都是警察和军人,他们好像在说些什么,但她完全听不清。军队的一名指挥官说:“是橡胶弹,是我们的人救了她。”说完,他转过身对着楼顶的狙击手作出OK的手势,楼顶的狙击手也对他作出了OK的手势。

“曾静!曾静!”刘博大叫两声跑了过来,这回曾静听得一清二楚,刘博一把握住了曾静的手说:“你没事吧……别离开我,有什么事你跟我说,别做傻事行吗?”曾静笑了笑,小声地说:“我不会做傻事了,你回去吧。”刘博放下了她的手,眼看着曾静被抬进了救护车里。

后来,曾静在监狱里明白了是爱情化解了她心中的仇恨,和刘博在一起的日子,比和父母贩卖毒品时候更幸福。这段时间,管教总让这些女囚犯把面包渣放在手上,然后伸出手,不一会,一群小鸟飞了过来争先恐后地叼手上的面包渣,曾静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手上的小鸟立刻就飞走了。从这一点小事情她就懂得了爱的一条真理:心中有爱的人是快乐的人,只要心中有爱就会远离战争,远离厮杀,只有心中有爱的人才有能力和别人分享人世间的幸福。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重名作者概不负责)

后记: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的qq是646536601,希望与大家成为聊友,欢迎加入qq故事群:231093396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