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客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校园的白衣男生[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19:40 阅读: 来源:客车厂家

在南方某个三本学校校园流传着一个这样的传说。在深夜校园的走道上会有一个穿着白色上衣的男生会在校园的走道上走着。据说他还会时常发出一声声息。这个故事在一届届学生中流传,但是否真实却无人知晓。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今年又有一个个新生来到了这个大学,他们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容。

是啊!怎么会不开心呢?终于摆脱了高中痛苦的学习,来到了梦寐以求的大学,幸福的生活在向他们招手。

这群学生中有一个叫张婷瘦小的女生显得很落漠。她无心看傍边的风景,身边那一声声欢声笑语在她听起来却是如此刺耳。她原本有着能上一本的能力现在却到了这里,想着远在农村的父母,想着他们对自己的期望,她就心痛的无法呼吸。

她不想说什么天公无眼,也不能去怪任何人。她想哭但眼中没有泪水,她想呐喊,但却张不开口。她唯有拖着自己那笨重的箱子往前走。

开学的第一天忙忙碌碌的过去了,在夜幕降临后,她躺在床上双眼直钩钩的盯着天花板,脑海中回忆着曾经的自己,曾经的挑灯夜读,曾经独自承受的寂寞,自己的所有努力现在看起来却是如此苍白无力,如此廉价,眼泪从她眼角滑下。

她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心中忍着巨大的压力。张婷有好多次都觉得自己受不了,她不止一次想着结束自己的生命,但都是差了最后一点勇气而放弃了。

在一天有着些许的月光的夜晚,她受不了巨大的压力想出去走走。她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她披上了自己那心爱的外套。

当她走到宿舍阿姨的的值班室外时,阿姨急忙叫住了她问道:“这么晚了还出去干嘛啊?”

张婷答道:“睡不着想出去走走,一会就回来。”

宿管阿姨忙道:“在旁边走走就行了,千万别走远。”

张婷不解的问道:“为什么啊?”

阿姨叹了一口气说:“没什么啦,太晚了不安。”

张婷:“哦”的应了声便出去了。

阿姨在背后幽幽的说道:“苦命的孩子啊!”

张婷出了宿舍大门径直的向前走,她不知自己为什么要往前走去,但她好像也找不到让自已停下来的理由。

她便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傍边那矮矮的花中隐隐的藏着点点红花,一个穿着白衣的男子把鼻子凑近花儿,轻轻吸了一下说:“这花好美,可惜终究还是要落的。”

道路两边的树被轻风吹的沙沙作响,如同一个个人轻声抽泣,不知不觉间她远离了自己的宿舍。

张婷慢慢的走着,轻风轻拂着的的脸,吹乱了她的头发,乱乱的头发趴在她的背上。她向小花园中那些长椅看去,在树影斑驳中依稀可以看到一袭白衣。

张婷突然打了个激灵,难道传说是真的…?

她的心突突的跳动着,好像马上要跳出来似的。她呆呆的站着,一动也不敢动。万一自己的举动惊动了前面那位,她不敢往下想。

张婷并非胆子的人,但现在她脑中一片空白,未知的恐惧让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闭上了眼睛,希望这一切都是幻觉,当自己双眼再次睁开时,眼前都恢复了正常。

但当她睁开眼睛时,那袭白衣依旧在树后若隐若现。她心中恐惧到了极限,她紧紧的闭上了眼,不敢往前面看去。一会儿后周围还是没什么变化,甚至连风也停了,周围死一般寂静。

她慢慢的张开眼,轻吐一口气。便想转身离开,但此时前面的人突然站了起来,更让张婷觉得可怕的是他竟然向自已走来了。张婷想转身便跑,但她的身体却不听使唤,双脚发软,浑身颤抖。

她的脑海中那些传说不由自主的出现了,她觉得如果现在能晕倒也是个非常不错的结果。但是她没有晕还很清醒,那个白影在向他接近接近…

张婷早已汗慌夹背,那个男生终于到了她面前了。这时他才看清对方的面容,这是一个脸色苍白的男性,年龄在二十上下,衬衣已有些许发白。

他略带戏谑的说道:“你早已听过我的大名了吧?今天能见到我你可真幸运。”

张婷心中更加惶恐不安,心中那一点希望被彻底击碎。她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更担心万一惹怒眼前这个“人”自己可能就要命丧黄泉了。

那个男生没有理会她,继续说:“你都知道我是什么人了,还要出来乱跑,嘻嘻…”

张婷完全吓傻了。

那个男生接着说:“你现在不是很痛苦吗?你想一下你来到这,你怎么回去面对你的父母啊,你怎么回去面对那些同学。你在他们眼中是那么出色,是那么的努力。但你所付出的这一切真的值得吗?你真的想面对亲朋好友们那眼中可怜目光?你真的会对陌生人眼中的不屑无动于衷?你不是想解脱吗?来吧我会帮你的,你不会感到一点点难受,这过程会舒服的像困极了的人能好好的睡上一觉的快感。”说完那个男生面带着微笑看着面前的女孩。

张婷在颤抖但却并不是因为害怕,她实在太累了,面前这个男人说得是那么诱人,如果真的好像他所说的,那么自己就能从这痛苦的世界离开了,再也不会感到痛苦,就像睡着一样,像一棵树一样无喜也无悲,这是多么好啊。

这时候她前面的男人已经开始把那双冰冷的手伸向她的脖子,她没有害怕,反而迫不及待想从目前的痛苦中解脱。那双苍白而冰冷的手终于掐住了她的白净的脖子,而已那十个手指的力量在一点点曾加,她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大脑因缺氧而昏昏沉沉的。

这时候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她想到了年老的父母,想到了他们在车站含泪将自己送上车的一幕,想起父母为自己所做的努力,如果自己不在了他们将如何面对末来的日子,难道自己真的要让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吗?而且自己还有这么多美好年华。真的要就这样放弃吗?

张婷开始挣扎,她用最后的一点力气试图去掰开那双冰冷的手,她从末如此渴望活着。但她的努力没有一丁点作用,那双冰冷的手力量还在加强,那双手上的寒意传遍了她的全身,她的眼皮似乎有万斤沉重,极想闭合,她的大脑也几乎停止了思考。

她的眼睛慢慢的闭合,在眼中最后一点光芒消失前,那双寒冷的手突然消失了。张婷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她的身体贪婪的吸着新鲜的空气。新生的喜悦充满了她全身,她突然感到活着是多么美好。

那个男生等了一会儿说你想听一下我的故事吗?张婷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她跟着那个男生来到长椅坐下。

那个男子淡淡的说道:“我叫韩文也可以算你你的学长,几年前我和你一样也是带着这种心情来到这里的,当时别人来学校都是笑着来的,只有我是哭着来的。而且来到这更是失望的无以复加,这的人都是家境优越人家的小孩,而我是一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我觉得我就像一群天鹅中的丑小鸭,就连我曾经引以为豪的成绩在这也没有了用武之地。每次我穿着洗得发白的衣服在他们面前时,我都会感到从四面八方射来一道道讥讽,在这的每一天都对我来说都是巨大的煎熬,想起以往的种种,我崩溃了,从四楼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一生。急速下坠的时候我也想起了我的父母,想到了我的美好年华。我当时后悔了,我也想活着。但我没你这么好运,我的一切都回不了头了。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看着救护车呼啸着远去,两翼斑白的妈妈来带回我的遗物,看着妈妈哭红的双眼,我心如刀绞,但一切都回不去了…”

你现在还觉得唯有离开这个世界是一种解脱吗?张婷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同病相怜的男人,突然好想哭。她不再觉得这个陌生的鬼魂可怕,她甚至想去拥抱这个毫不相识的男人。

张婷眼中泪光闪烁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说:“韩文谢谢你。”

张婷走过去想抱着他,但她什么都抱到,韩文如同空气,张婷从韩文的身体穿了过去,她又一次呆了。

韩文看着她说:“回去吧,只要活着就有希望。”说完韩文向着树林深走去,他那白白的上衣在这茫茫黑夜中显得如此孤单。张婷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泪水大滴大滴的落下。直到那个孤单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茫茫黑夜中,她才往宿舍方向走去。

宿舍大门还开着宿管阿姨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张婷拿起放在旁边的外套轻轻为她盖上,轻轻上楼回了宿舍。后来有关校园的白衣男生故事依旧流传,据说有位成功的女企业家曾见过他。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999个短篇鬼故事校园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